66电子书 > 玄幻奇幻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第9607章 绘画的天赋
    骆家。

    杨若晴守着俩孩子,孙氏和王翠莲忙着筹备明日发粑和蒸面的事,虽然小周师父师徒收拾完灶房就离开了,但这骆家的灶房,接下来却一直没停歇过。

    烟囱里源源不断的冒着炊烟,孙氏和王翠莲在灶房里忙得热火朝天。

    寝房里,圆圆玩累了睡了,团团却没睡。

    杨若晴在看书,就把他放在旁边的婴幼儿专用凳子上坐着,拿了一张纸,一根炭笔给他,让他闲着无聊自己抓着炭笔在面前的纸上涂鸦乱画。

    这小游戏也给圆圆做过,但圆圆要么把炭笔塞到嘴里又啃又咬,要么索性把炭笔扔到地上,反正死活就是不会在面前的纸上涂鸦。

    而团团就不一样了,起初拿到炭笔的时候,出乎生物的本能,也想往嘴里塞。

    杨若晴并没有强行纠正他,而是拿起一根毛笔,叫了团团的名字。

    当他将注意力投过来的时候,杨若晴提笔,在面前铺开的纸上一笔一划的写着,画着。

    团团的眼睛里盛满了惊讶和好奇,然后,他也用小胖手抓住炭笔,在面前的白纸上,学着杨若晴的模样,笨拙的画呀画,然后就画出了人生中第一根歪歪扭扭的线条……

    从那以后,团团就喜欢上了这些,能画的图形也不再只是线条,渐渐的,出现了欺负的波浪线,半圆……

    骆铁匠和杨华忠他们都说,团团这孩子在绘画方面有天赋,说明将来适合念书,又是一块念书的好料子。

    杨若晴只是微笑着听听,现在说那一切还尚早呢,团团才刚刚周岁,很多事情要等他成长才能渐渐瞧出端倪。

    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杨若晴和骆风棠绝对不会像别的那些爹妈,会将自己没有实现的愿望,强行寄托在孩子的身上。

    把压力转嫁给孩子,让孩子去替自己弥补遗憾,圆梦,实现自己在亲戚朋友们那里的虚荣和攀比的目的,更有甚者,自己明明很普通,还是一条躺平的咸鱼,却还天真的希望孩子能够带着自己实现阶层的跃迁……

    想啥呢?

    想屁吃哦!

    你自己都办不到的事,去指望孩子?孩子不累啊?

    自己多努力吧,做父母的,就要给孩子做出个榜样来!

    所以,骆家的几个孩子,杨若晴和骆风棠从来不限制他们的发展,即便如骆宝宝这样的女孩子,搁在长淮州和京城,这么大年纪的女孩子,正当养在深闺,几个教养嬷嬷带着,教她各种针线女红,以及大户人家管家娘子的本事。

    而且,骆宝宝也已经十六岁了,完全可以谈婚论嫁,但是,在杨若晴的眼中,这个时代别人家的闺女十六岁可以嫁人生子,她的闺女却不行!

    十六岁才上高一的年纪,身体,还有身心都没有完全成熟。

    不可以!

    至于骆风棠那边,就更不必说了。

    每次提到闺女的年纪和亲事,他直接就是一句话:闺女还是个小孩子,谈那些尚早,不急!

    而且,杨若晴得到大安家书里的小道消息称,京城那边有家世跟骆家匹配的人家跟骆风棠这私交不错,有意跟骆风棠结姻亲,结果,直接被骆大将军给回绝!

    那是半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骆风棠给出的理由很简单,我家闺女生长在长坪村,不可能跨越千山万水嫁到京城。

    即便对方是王公贵族,都不行!

    我家闺女养的单纯,不适合那些高门大户人家后院深闺的规矩。

    我家闺女就是民间的女孩子,人生苦短,怎么开心怎么来,对女婿那块,唯一的要求就是人品要正,拿真心待我闺女!

    但这些事,骆风棠本人在跟杨若晴频繁往来的家书里,却是只字未提。

    杨若晴知道,他是故意不提的,因为闺女是他的心头肉,是他小心翼翼养大的一盆花,他才不舍得被别人连花带盆给端走呢!

    骆家这边氛围正好,各忙各的,团团忙着画画,圆圆忙着睡觉。

    而大路对面的曹八妹家,气氛可就没那么好了。

    曹八妹的头还是没有完全好,加上今天刮风了,所以她脑袋上绑了个帕子。

    晌午骆家的饭,她也没过来吃,是打发绣红和小三子过来的。

    绣红吃完了饭,拿着杨若晴给曹八妹打包的饭菜回到家,交给床上的曹八妹。

    然后,她就准备找曹八妹那里拿天麻去炖鸡。

    鸡早上就已经罩住了,原本是准备晌午炖汤,结果骆家晌午请饭,所以绣红就把炖汤的时间放到了下昼,夜里刚好就能让娘喝到天麻鸡汤。

    结果,当她照着曹八妹的交待,拉开衣柜门,拿出装草药的匣子时,却发现里面并没有天麻。

    “娘,你是不是记错了?没有天麻啊!是不是早前啥时候喝完了?”绣红讶异的问曹八妹。

    曹八妹头痛,即使打包回来的饭菜很丰盛,但她还是没有胃口。

    勉强吃了几口就放在一旁,闭着眼睛跟头痛做对抗,听到二闺女的话,曹八妹强忍着不适睁开眼,一脸疑惑的说:“咋可能没有呢?我记得一清二楚,前两日我看到了的,用红头绳绑着,将近八两的样子!”

    “二丫你再仔细找找,别是掉地上去了……”

    绣红又往自己脚边瞅了几下,甚至还弯腰差点趴在地上去瞅桌子底下。

    “娘啊,我都要掘地三尺了,啥都没有!”

    “那是去哪了呢?不能啊,前两日还我看见了呀!”

    曹八妹嘴里絮絮叨叨着,人也歪歪斜斜的下了床,往这边过来,帮着绣红一块儿找。

    从匣子找到桌上,桌上再找回柜子,柜子再找到屋子的其他地方,每一寸角落……

    “奇了怪了,天麻哪去了?咋还长脚自己跑了不成?”

    曹八妹嘴里滴滴咕咕着,一边抓着乱蓬蓬的头发努力回想,嘴里还在滴滴咕咕。

    绣红也找累了,坐在一旁喘着气。

    突然,绣红想起一事,“娘,我今个过去骆家吃饭,听到四奶奶说起昨日的事,她说我姐昨日上昼回来了一趟,还说我姐鬼鬼祟祟的!”

    “啥?你姐昨日上昼回来过?你姐夫昨日过来帮忙砍柴,咋半句都没提呢?”曹八妹满心的疑惑。

    绣红则直接翻了个白眼,“我看他们两口子都鬼鬼祟祟的,一肚子的坏水!”

    曹八妹瞪了绣红一眼,因为头不舒服,所以训斥的声音都中气不足,“你别瞎说!你姐你姐夫不是那样的人!”(记住本站网址:www.66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