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电子书 > 玄幻奇幻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5706章 四十二重
    风绝羽并不意外。

    血荒力量属于禁忌力量,强行驾驭这种力量必会遭到血荒的反噬,巫神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

    如果他无法压制这股力量,就会被血荒吞噬,变成没有自主意识的狂魔。

    一切行动会听从血荒意志的指挥。

    “先出去,收了须弥宝楼,炼化庆云逸的传承记忆,他的记忆中,肯定有压制血荒力量的办法。”

    说完,主仆二人离开须弥宝楼,随后巫神将须弥宝楼收起。

    这时,巫神将庆云逸的元神炼化,只觉一股洪流般的信息出现在脑海当中。

    驳杂的信息冲刷着他的记忆,险些将其脑子搞乱。

    好在跟在风绝羽身边修炼多年,又有巫祖记忆在身,很快巫神就找到了压制血荒力量法门,尝试施展了起来。

    半刻钟后,巫神惊讶道:“主人,庆云逸体内的神念力量并不受我控制,我不能跟随主人前行了。”

    “正常,你就留在这里吧,只要你不主动招惹别人,就不会有危险,我也要出发了。”

    风绝羽欣慰地看了一眼巫神,旋即向天心树走去。

    茂盛遮天的照鉴天心树,在风绝羽走来的时候,悬挂满树的宝镜焕发出奇异的光彩。

    此时的树下仍旧没有任何人。

    俨然,那些自诩当代天才魁首的家伙们已经完成了这树下的心境考验,前往更远的地方。

    而从四十重关开始,叩心神桥就出现了一个分水岭,阻挡住很多人的脚步。

    如今依旧可以向前行进的,无不是天才中的佼佼者,就是不知道,有多少人如今迈过了四十二重关。

    不过叩心神桥有点古怪。

    传闻天罡门当代大长老曾在年轻的时候一人一剑独闯叩心神桥四十七关,为当时世代绝顶之天才。

    自他以前,只有一个乘光祖师闯过了五十九关。

    二者之间差距之大,实在蹊跷。

    更蹊跷的是,在这二者之间,竟然再也没有人能闯过四十七关,这才衬托出大长老的天赋超然。

    乘光祖师是开派祖师念情真人那个时代的人物,为念情真人后辈弟子,连他都能连闯五十九关。

    为什么之后没有任何关于天罡门弟子闯关的消息?

    像芸默仙那样的天姿纵绝之辈,难道也不配在叩心神桥留名?

    直至大长老!

    风绝羽摇了摇头,关于叩心神桥的事,他了解太少。

    完全没办法从有限的线索中推敲出古来岁月的隐秘。

    于是不再多想。

    立身于树下,青袍如玉、孑然出尘。

    一缕缕宝镜光华垂拱而下,将风绝羽沐浴在神辉仙光之中,周虚深处神料力量汹涌汇聚,很快浮现炼心奴身影。

    只是不等炼心奴彻底凝聚成形,一阵轰隆的脚步声从身后不远处传来。

    “终于通过四十一重关了,这叩心神桥的确厉害,自四十重关开始,便一步一个坎。”

    在他身后,足足上百名天罡门人队形松散朝着四十二重关的天心树走来。

    这些人身上尽皆有着不同程度的伤势,一个个精神萎靡、一蹶不振,衣袍带有汗渍和泥污,形象也都极为狼狈。

    显然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

    不过能闯过四十一重关,可见他们的修为和底蕴着实不低。

    风绝羽刚刚用自身修为丈量过,第四十一重关的炼心奴能堪破心境中潜藏极深的诸多破绽和遗憾,而针对这些破绽和遗憾所完善出来的手段,每每能对一个神人的弱点造成极为致命的威胁和镇压。

    换句话说出,从四十重关开始,炼心奴就拥有了克制神人的手段。

    而在这般手段之下,很难有人顺利击败炼心奴闯关成功。

    除非通过战斗自我印证发现潜藏在心境中的缺陷尽快弥补,否则很难闯关成功。

    四十一重关时,他用了足足十个弹指。

    因为华雪扬、莫问、陆震威、周仰、萧怜、范逊早就先一步而去,身边又没有同行者,所以风绝羽暂时还无法确定四十一重关的难度有多大。

    不过此刻看到后面的人赶上来时,风绝羽大抵有了初步的判断。

    自己抵达四十二关是三个时辰之前的事了。

    跟庆云逸在须弥宝楼里整整打了三个时辰,其中还包括为巫神护法,等待他初步炼化庆云逸的元神记忆。

    也就是说,身后这群人,至少在第四十一重关前待了足足三个时辰。

    由此可以判断,他们不太可能一次性击败炼心奴,多半是两次、三次才发现心境破绽,予以补足,方能打破炼心奴的桎梏。

    三个时辰,这后面的路,真是越来越难走了。

    “看,是风绝羽!”

    上百名天罡门弟子蹒跚走来,赫然看见了站在树下的风绝羽,不禁一怔。

    “难怪他能在魔统战场剑斩数十名当代天才,原来他的实力已经这般高强了,我都不知道,他居然比我等还要快了一步。”

    有人赞叹道。

    适才大家都在专心参悟心境上的不足,再加上此次参加初选的人数太多,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风绝羽的动向。&#24378&#29306&#32&#32&#35835&#29306这候 章汜

    如今才知道,他已经遥遥领先了很多人。制大  制枭

    “那又如何,也不比我们快上多少,看,他的炼心奴才刚刚凝聚出来。”

    黄飞鹤满不甘心地哼道,他一直不服风绝羽,自己一生勤勤恳恳、努力修行,天赋底蕴、大道造化哪一样没有,凭什么被一个四转下位弟子压过了风头。

    “黄师兄所言非虚,虽说风绝羽的实力比绝大多数人强,终究还是没有太过变态,他也就比我们强上了一点点而已。”

    本章尚未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这么想到是痛快多了,的确,跟华师兄、莫师兄他们一比,他也就比平平无奇稍稍厉害那么一点点。”

    “何止,据我所知,闯过四十一重关的大有人在,虽不像我等这么多,二十余人也有了,而这里只有他自己,想必其他人已经先他一步前往更前方的关卡,看来风绝羽想夺得前十的名额,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黄飞鹤得意笑道:“那是一定难度吗?分明难度很大好不好,别忘了,以华师兄他们的手段,称之不世奇才都不过分,他,也配跟那些师兄师姐相提并论。”

    “黄飞鹤,你听听你说的都是什么屁话?是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吗?”

    说话间,严九龄、延宇、陆丰、马腾空、轻莹等人陆续赶来,而在五人身边,还有胭罗和嘉言,唯独不见嘉钰的身影。

    说话的是严九龄。

    自从青森遗址之战后,严九龄便将风绝羽封为偶像身份,最见不得有人在背后说风绝羽的坏话。

    再加上,他以往便和黄飞鹤不对付,是以毫不犹豫的出言发难。

    “严九龄?又是你这只舔狗,风绝羽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替他这般说尽好话?”黄飞鹤瞪着眼珠子。

    严九龄毫不示弱:“我是舔狗,你又是什么?自欺欺人的懦夫吗?”

    “你说谁自欺欺人?”

    “自然是你,你见不得风师弟比你优秀,只要空暇便出言诋毁,却不敢在风师弟面前说半句不是,这不是自欺欺人、懦夫,是什么?毕竟我风师弟再怎么说也来到了第四十二重关前,比你快了不多时间。”

    黄飞鹤:“四十二重关怎么了?我不也来了,我承认,他的速度的确很快,可也没比大家快上多少吧?”

    顿了一顿,黄飞鹤道:“如今大家都知道,叩心神桥一关比一关难,尤其是四十重关以后,几乎是一步一难关,我到要看看你口中推崇的风师弟,能闯过多少关?”

    “你看?你看得见吗?”严九龄鄙夷道。

    &#24378&#29306&#32&#32&#35835&#29306&#12290黄飞鹤讥诮一笑:“如何看不见?他不就在那里,须知我等在四十一重关前待了足足三个时辰,他竟然还在此处,且炼心奴,这说明他的速度如今已经跟我等相差不远,并被炼心奴阻挡在这里,不知道失败了多少次,否则他大可以前往四十三重关,岂会在此逗留,这说明他闯关的速度会越来越慢,恐怕此时已经到了极限了。”

    众门人不断点头。

    他们也赞同黄飞鹤的推断,毕竟刚刚时候,他们在四十一重关的树下没见到风绝羽。

    这意味着风绝羽至少在四十二重关前待了三个时辰。

    而那炼心奴居然刚刚显化,很显然这是失败了不知道多少次以后又重新上前尝试闯关的征兆。

    可黄飞鹤并不知道,风绝羽来的时候并没有闯关,而是在须弥宝楼里跟庆云逸打了一架。

    并且将强开血荒之门的庆云逸斩灭了元神、夺走了肉身,由此才产生了误判。

    一席话,严九龄哑口无言了。

    若按黄飞鹤的推断,风绝羽的确像是遇到了麻烦。

    看他衣袍染血、形象略显狼狈,分明已经动过手了,可之前的风绝羽却没有这般褴褛过。

    难道风师弟真的遇到麻烦了。

    不过也不奇怪,毕竟风师弟的修为才只有四转。

    见严九龄不说话,黄飞鹤格外得意:“哈哈,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你那风师弟止步不前,让你大失所望了?”

    这候 75 zw.com 章汜。“一个四转下位弟子,能到四十二重关前都不知道走了多少狗屎运,你还真把他当成神了。”

    黄飞鹤哈哈大笑了起来。

    那般讥诮嘲弄的表情,看得严九龄、胭罗等与风绝羽交好的人纷纷露出怒色。

    制大  制枭。不过对黄飞鹤的话,他们也没有理由辨别,只能站在原地生着闷气。

    轰!

    就在时,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隆声响过,随即黄飞鹤等人的笑容在脸上凝固。

    不远处的天心树下,风绝羽掌指骈剑正抵在炼心奴的眉心上。

    霸道的剑意透体而出,刚刚凝聚起来的炼心奴不到十二个弹指,灰飞烟散。

    ...(记住本站网址:www.66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