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成为首富家养小纸人后我飘了 ”查找最新章节!

    这里似乎是一个长着郁郁葱葱的小灌木丛的花坛,没有一个人存在。旁边,一片湖水碧波荡漾,看着非常的令人心旷神怡。

    肖梓稔坐在花坛上,单手撑着下巴,有一搭没一搭地翻着手中的手册。

    “你说,秦霁能找到我吗?”

    看着手中的小手册,他重重叹了口气,一个厨师帽就这么在脑袋瓜上斜斜的戴着。

    小手册顿了顿,然后缓缓冒了个字:“唔……你猜?”

    肖梓稔:“……”

    猜你大爷!

    他微微撇嘴,眼中掉着几滴小眼泪,不过很快就被他憋了回去。

    真是,被秦霁养得越来越娇气了。

    他垂下眼睑,有些心烦意乱地抠挠着手中的小手册,发出簌簌的声响。

    要是以前,他哪怕迷路到饿肚子,也不会感到悲伤难过,总归一个人习惯了,可这穿越过来才几天,他就不知不觉地开始依赖起了秦霁。

    早该想到的,被带出来玩得这么开心,肯定是想把他丢掉了,他又麻烦又娇气还爱哭,昨晚还拔了他的毛!

    肖梓稔越想越觉得秦霁是真的不要他了,不然,秦霁妖力这么强,怎么可能察觉不到他不在呢?

    眼看着肖梓稔又要被乌云遮掩,小手册只能再次化身成一个老父亲开口安慰:“主人,可能秦霁也在找你呢,别丧啊!”

    “他就是打算把我扔了,”肖梓稔冒出来的泡泡都显露出了一股子风平浪静,“断头饭嘛,习惯就好了。”

    反正他也开心过了!

    肖梓稔没再伤春悲秋,他撑着花坛站了起来,先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然后开始找准一个方向往前走。

    既然人家不要他,他也没必要再去粘着人家,终归有其他法子可以化形的。

    小纸人的身躯走得并不快,担心有人看见自己,肖梓稔连花坛都没怎么出,就在树木间的花坛上游走。

    小手册也战战兢兢:“主人,其实……”

    肖梓稔突然顿住:“嘘!”

    小手册瞬间闭字。

    肖梓稔侧着耳朵仔细听了听,面色有些沉重:“你听,有人在哭。”

    小手册安静如鸡地停了十多秒,总算听见了哭声:“可是……”

    肖梓稔已经跑了起来,灌木丛在他面前化成虚影,整个人凌厉而又不失力量。

    小手册在疾风中识趣地再次闭字,将内心满是问号的叭叭叭放到了书页的最后一页。

    可是……咱俩都不会说话,嘘什么嘘?

    *

    肖梓稔也不知道他在嘘什么嘘,可能,生活需要仪式感吧。

    等他屁颠屁颠地跑到这块地儿后,才发现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人,是个小胖子。

    小胖子穿着紧绷绷的背带裤,肥到有小肉窝的手握成拳,他蹲坐在地上,满脸都是鼻涕眼泪。

    “姐,姐姐,你在哪啊呜呜呜,你别,别不要齐齐,呜呜呜姐姐齐齐听话,你在呜哪啊呜呜……”

    他一边打着嗝,一边哭得大喘气,整个人僵在原地又不敢走动,小脸都憋红了。

    肖梓稔沉默地看了会儿,问小手册:“我能化形多久?”

    小手册不解:“为什么要化形?主人,你只有24小时的时间,现在又和秦霁散伙了,要是……”

    肖梓稔不答,低着头喃喃:“可是他很难过,他在哭。”

    也不知道是在对谁说。

    小手册有些焦躁地翻了翻书,显然是知道些什么。它最终还是无可奈何道:“行了,记得自己兑换紫气变衣服!”

    他说完将一段心法显露在纸面上,再也戳不活了。

    肖梓稔眼中闪过一丝暖意,低头默背口诀起来。

    托他严厉师父的福,他很快就将拗口的心法给背住了,不久,空地上出现了一个十五六的少年人。

    肖梓稔来不及打量自己,只是三两步地靠近小胖子,站在一米外尽可能的友好:“别哭了,我陪你一起等姐姐来好不好?”

    小胖子抽噎了一下,一双小眼睛带着些怯意:“我,我不跟……”

    肖梓稔挑眉:“那哥哥走了?”

    小胖子哭声有一瞬间的停滞,然后又抽抽搭搭的,却再也没说不要陪。不久后,他低着头,用小胖脚一步一步地挪了过去。

    肖梓稔看破不说破,自己在花坛上坐了下来,不久,小胖子也在花坛边上坐了下来。

    他不知道自己浪费这些紫气化形是为了什么,也不知道小孩儿该送去哪,看小孩儿一动不动就知道小孩儿也不会信他的跟他走。他能做的,只是陪着。

    可是,肖梓稔垂眼,谁不想要有人陪着呢。

    他有些低落,小胖子居然注意到了,似乎是肖梓稔长得太过无害,降低了小胖子的防线。

    他慢慢停住哭声,沙哑的声音带着些糯意:“哥哥,也,也走丢了吗?”

    肖梓稔呆愣了下,含糊不清:“应该吧。”

    小胖子却反过来安慰肖梓稔:“哥哥的家长肯定会来找你的!”

    肖梓稔没回答,也不想回答。他陪着小胖子在这坐了半个小时后,不远处穿来了一阵喇叭声:“蒋可可小朋友,你的姐姐正在游客服务中心,请小朋友听到广播后走到大路上来,你的姐姐正在找你。”

    大路上有监控,显然,是游乐园的找人手段。

    广播从远处一直响着,看着小胖子有些茫然的表情,肖梓稔居然有些羡慕。

    他拍拍身上的灰站起来:“你叫蒋可可,对吗?”

    蒋可可呆愣愣地点点头:“我叫蒋可可,可是,大路在哪呀?”

    肖梓稔指了指不远处,“走到道上就行了,快去吧。”

    他怕自己暴露在影像中,引起不必要的注意,就没打算跟过去。反正这也就几米的路程,肖梓稔倒也不怕孩子走失。

    蒋可可顺着肖梓稔指着的方向,正准备迈步时,又停了下来:“哥哥你不走吗?我,我可以陪你去游客服务中心!”

    “不用,”肖梓稔摇摇头,“快去吧,哥哥看着你过去。”

    蒋可可犹豫了下,最终还是跑到了大路上。

    没过十分钟,一个有些眼熟的女孩跑了过来,看见女孩激动地检查着蒋可可的小胖身子,肖梓稔变成原型,躲进了花坛里。

    坛中,小手册想翻又不敢翻,它看着肖梓稔呆呆地坐着不说话,心里也焦急:“主人你可以付出真龙紫气去发短信,要不给秦霁发一个?”

    肖梓稔回复得斩钉截铁:“不发。”

    小手册……恨铁不成钢:“你在怕什么?不试试怎么知道……”

    肖梓稔打断它:“我没怕,我只是受不住教育课对我深沉的爱意,所以打算摆脱它,重获自由!”

    小手册:“……”

    你他么的劲胡说八道吧!

    不过再怎么着急也没辙,毕竟能使用真龙紫气的是肖梓稔不是它!还是只能走怀柔政策。

    它忧心忡忡地翻圈圈:“那,化形怎么办?”

    肖梓稔吞吞/吐吐的:“没,没别的办法了吗?”

    他实在不想再寄人篱下了,特别是,再一次被人丢掉,自己一个人不好吗!

    小手册沉吟:“有是有,但是性价比太低。比如你刚刚送小男孩找到母亲,也就能得到一秒的化形时间吧。”完全入不敷出!

    可肖梓稔听到后,反而松了口气:“没事,大丈夫不,不吃嗟来之食!”

    小手册忧心忡忡:“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肖梓稔语气坚定,“靠人不如靠己!”

    小手册突然肃然起敬,这是什么高大形象的主人,思想觉悟就是高。可是等他自己收集道德金光怕不是得几百年才能化形呐!

    它的小封皮上都带着些湿润,但还是义不容辞地打消了某人的念头:“主人,咱们再考虑考虑?”

    肖梓稔抿抿嘴,摇了摇头,显然心意已决。

    看着肖梓稔软硬不吃的状态,小手册甚至巴不得自己长腿,充分展现什么叫皇上不急太监急!

    如果有实体,它肯定满嘴冒泡!

    它苦口婆心道:“我记得你妖气几乎没有,妖族找人都是靠妖气找的想,万一秦霁只是还没找到你呢?”

    肖梓稔沉默了下,看着似乎有些动摇,却又不敢走出那一步。

    小手册看有戏,继续叭叭叭:“这样,咱们就试一次,最后一次将妖气发过去,要是秦霁不过来,咱们再离开,好不好?”

    不管怎么说,先把形给化了,他肖梓稔到时候就是要以身相许它都没问题!不然照这进度,别说几百年,就是上千年也不一定化形啊!

    肖梓稔显然也心动了:“那,咱们试一次?”

    手中,小手册手脚麻利地早早将心法提供了,脸上露出了欣慰的泪水。

    我可真是太难了!

    *

    发完短信后,肖梓稔也没再走动,只是静静地坐在花坛边上等着那个不知道会不会找过来的秦霁。

    不过没多久,天上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肖梓稔仗着自己是妖精,将小手册挪到了木牌底下,然后继续在原地等着秦霁。

    转眼,短信已经发出去了半个小时,肖梓稔身上逐渐被润湿,脸上却越来越平静。

    这个点,该找来早就找来了,他当时就不应该试的才是。

    试了,就没理由再骗自己了。

    他的内心抽抽搭搭的,头上却连小乌云都没了,小绿芽贴近了纸皮,开始有些泛黄。

    “轰隆隆——”

    一阵剧烈的雷鸣声响起,肖梓稔有些害怕地看了看天空,最终决定不等了!

    他将小手册抱在怀里,然后瞅了瞅四周,准备先找个地方躲雨,小木牌下还是太拥挤了,不适合他们两个一起躲雨。

    肖梓稔看中了一个小洞口,在慢慢挪过去的时候,不知为何,越想越委屈,湿哒哒的身上也分不清是哪里来的水。

    他又不是拖油瓶,肯定会报答秦霁的,只是可能有点晚而已!混蛋秦霁,和妖管局老大一样狗!

    妄图用骂来壮胆,显示自己的不在意的肖梓稔,突然停住了啪嗒啪嗒的脚步。

    他顿住,有些忐忑地抬起头,某个高大的影子吓得他将小手册都弄掉了!

    而面前,那个他心心念念的狗男人脸色不好地看着他,脸上有些狼狈的掉着雨水,眸中翻涌着无尽的深蓝。

    “总算找到你了。”

    他随手擦掉快滴进眼睛都雨水,眼中满是疲惫。正打算将肖梓稔揣怀里,却突然被几个具象化的对话框吸引了注意力:

    “和妖管局老大一样狗?”

    “混蛋?”

    “拖油瓶?”

    再一次“说”出心声的肖梓稔:“……”

    害怕被再次忽视的不防水手册:“哗哗哗——”

    默了默,还是将小崽子连同小手册揣进兜里的秦霁默不作声。

    气氛变得尴尬起来。

    ※※※※※※※※※※※※※※※※※※※※

    小手册:只要我书翻得够快,别人就忽视不了我: )

    疯狂翻书.jpg!(记住本站网址:www.66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