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成为首富家养小纸人后我飘了 ”查找最新章节!

    十分钟后,说好不整容绝不化形的肖梓稔穿着宽大白衬衣狗狗祟祟地偷偷跑到了后院。

    既然有了实体,第一件事应该是收一个鬼仆,也好填充自己在异世的能力才是。

    肖梓稔圆溜溜的猫眼转着,在心底冒出了一百零八条理由说服自己,徒留小手册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秀。

    小手册有些好奇:“主人,你在做什么?”

    肖梓稔找了几块小石子,注入妖力后,小石子上闪着些许微光。

    他将石头一块块打到周围,挑眉道:“当然是干大事了,你别动,动了就坏了!”

    说着,他再次将小手册做了阵眼。

    成精手册:“……”

    他为什么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既视感?

    肖梓稔变成人形总算可以发声了,他小声嘟囔道:“上一次让你别动你要动,找不到你不说,咱俩还一起被一锅端了!”

    小·背锅·手册:“……”

    他终于知道哪熟悉了!想起过往,小手册气得书身都颤抖了起来,可对方还一无所察地做着渣男行径。

    tui!

    肖梓稔将手册摆正,然后起身拍了拍手:“总算弄好了,这次我一定要召唤一个强势的手下!”

    到时候对秦霁威逼利诱,看他还敢不敢带他去妖管局上课!

    想着美好未来的肖梓稔开始徒手掐诀,嘴中念念有词:“天地亡灵,阴阳之间……”

    咒语刚念完,一阵淡淡的黑雾飘过,在肖梓稔微微发亮的眼神中,黑雾逐渐消失,最终归于平静。

    肖梓稔眨眨眼,有些茫然:这……记错咒语了?

    他不信邪地先去检查了所有阴石,甚至将所有步骤都一一检查了个遍,才重新启动阵法。

    不过这一次还是和上一次一样,甚至这一次的阴气比上一次的还要少很多。

    肖梓稔抿嘴,神情有些不好看。

    到底……是哪出了问题呢?

    被一阵哗啦啦的翻书声吵回神,肖梓稔转头看向在阵眼中心的成精手册,发出的音色如玉石般冷漠:“是你搞得鬼?”

    小手册满脸懵:“什么?”

    他这句话的上头还有着一句早早就写好的话语:“主人?你到底在做什么?”

    肖梓稔动动手指,还是低下了头:“抱歉,是我太急了。”

    他道完歉后,沉默了下,还是解释道:“我刚才在请鬼,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阵法失效了……应该是我记错阵法的问题,我应该好好想想,对……是哪错了呢……”

    成精手册看着肖梓稔再一次围着阵法打转,还是将书面上的字全部消掉,然后一字一句地打出来:“你在说什么啊?鬼不是传说吗?这个世界有了妖,为什么会有鬼?”

    肖梓稔瞥了一眼,然后漫不经心道:“少见多怪,怎么可能没鬼,应该是我用的不是玉石做阵石,所以效果不太好,这世界怎么可能没有鬼呢?”

    似乎为了说服自己,肖梓稔又重复了一遍。

    成精手册久久沉默了会儿,然后人性化地发出了一声叹息:“你生成灵智的时候,平行世界壁刚好融合了一瞬,你……出了些意外,差点灵智消散,还是三天前才慢慢从世界外回来融合的。”

    它踌躇地蹭了几个黑点,然后才继续道:“是……没分清世界吗?”

    肖梓稔骤然顿住,他死死地盯着成精手册上的那句话,久久不能言语。

    按理说,他是不该这么快的相信对方的,一个只相处了不到一天的手册,哪怕是相信秦霁,他也不可能很信任它。虽然它点出了他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但他也会警惕,然后自己去寻找有鬼的答案。

    可是……

    肖梓稔扯出一个苦笑,早该看出来的不是吗?

    明明是妖怪却不相信有鬼神的秦霁,死活摆不出来的鬼打墙和招鬼阵法,各种打击封建迷信的教育……

    成精手册似乎察觉出了什么,它将书上的词句一个个消掉,然后小心翼翼地探头:“主人?”

    “没事,”肖梓稔摇摇头,那张带着些婴儿肥的脸上显示的尽是疲惫,“我想,我需要再静一静。”

    他瘦削的身躯在宽大的衬衫下显得弱小而无助,似乎随时都要羽化而登仙。

    肖梓稔将手中的衬衫洗净,用仅剩的妖力烘干后,整齐地叠进衣柜里。

    然后,他化成小纸人的模样,躺在两米宽的大床上,呆呆地看着天空。

    如果说,这个世界没有鬼,那么,他穿越的意义,又是什么?

    他……又该怎样活着?

    肚子抗议般地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叫声,肖梓稔却没心思在这上面,他吸了吸鼻子,大颗大颗的泪花浸透了他的脑袋。

    不久,被褥里穿来了一阵闷闷的啜泣声。

    *

    “唰——”

    一阵金光闪过,面前的黑气在瞬间消散,整个空地再次恢复了平静。

    “总算弄完了,这次应该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一个有着浅粉色长发的男子温柔地开口。他右手释放着淡粉色的雾气,将在这块空地里躺下的人都转了一圈,那些皱着眉的人瞬间都变得安详起来。

    他转头看向在收拾武器的秦霁,笑问:“我听归一说,你的……”

    秦霁皱眉打断他的话:“没有的事,只是一个刚成精的孩子而已,怎么归一说什么你们都信?韩栗,管好自己。”

    韩栗耸耸肩,收回手中淡粉色雾气,满脸无辜:“不信就不信吧,这么急做什么?”

    秦霁冷笑不答,这不是怕他们以讹传讹?

    韩栗低头交代了身后人几句,见他们将地面躺着的人都一一搬走后,才转身对秦霁道:“你心里有数就好,不过归一让我告诉你,好好善待对方,毕竟……你欠他因果。”

    秦霁垂下眼睑,轻微点头表明自己知道分寸。

    韩栗也不是多八卦的人,只是突然想起便随意提醒了一下,他确实也不怎么相信归一那扯淡的结果。

    正准备离开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带着些好奇:“对了啊霁,我记得你来的时候才四点多,你记得给小可爱留饭没?”

    秦霁有些诧异:“小可爱?”

    韩栗轻笑:“挺可爱的一小崽子,叫小可爱也应当。”

    他解释完,有些迟疑道:“你不会……没给人家准备晚饭吧?”

    秦霁:“……”

    看到某人沉默是金,韩栗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扶额,按清醒时间来算,秦霁都上千年没吃过食物了,想不起来要吃食也应该。就是……

    他摇头轻笑,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有些古朴的手册子,直接塞到秦霁手上:“喏,好好学着点,对孩子好点,别把人气得离家出走了,我看你去哪还因果。”

    他眨眨眼,在漫天的粉色花瓣中消失在秦霁面前,那速度,生怕被秦霁追上似的。

    秦霁忽略心中那一丝不详的预感,然后略带僵硬地沉默了三秒,才有些犹豫地掏出这本小册子。

    册子只是看着古朴,但用料很新,上面的墨迹就像刚刚抄上去的一样。

    注入妖力后,在灰白的封皮上突然出现了几十个烫金的大字,大字带着闪闪的金光:

    《带球跑后,我辛苦带娃的那些年》

    ——给单亲妈妈的精品育儿书。

    秦霁:“……”

    他手上青筋微露,但手册似乎带着些特殊,他没能将手册给捏成粉碎。最终,秦霁深吸一口气,将手册扔进自己的虚拟空间,眼不见为净。

    真他妈的糟心!

    *

    阴沉着脸的秦霁还是拐道到酒店,给肖梓稔带了一份比较丰盛的饭菜。

    肖梓稔还是个刚出生的小崽崽,还是吃得好一点好。

    他停车后,提着外卖进了家门。

    出乎意料的,家里寂静极了,有种没有丝毫人气的感觉。

    秦霁试着用妖气去感应,却仍然没有感受到肖梓稔的存在。

    他随手将食物放在玄关处的柜子上,眼中带着些担忧:该不会,这小崽子怕受教育,真离家出走了吧?

    想着对方那微弱的妖力,秦霁总感觉自己愧疚极了,他拿起车钥匙,右手的手机正打算将电话播出去,面前,一个纯白的手册突然飘了过来。

    小手册:“秦霁?”

    秦霁颔首:“肖梓稔呢?”

    小手册激动不已,整个书页都噼里啪啦地翻阅了起来:“在侧卧,它用被子将自己全蒙住了,我也拉不出来。”

    秦霁微微一愣,倒是没想到居然会在房间里,他不动声色地看了眼自己带来的食物,自己来得太晚了,肖梓稔已经睡了?

    小手册可不知道秦霁内心的心虚,他哗啦哗啦地继续冒字:“他,他哭了好久,你能帮我安慰安慰他吗?”

    虽然它也知道,秦霁非亲非故的,不可能答应他这件事,但是成精手册也没办法了,肖梓稔不出来,他发不了声,要是肖梓稔一时突然想不开,他找谁哭去?

    索性秦霁也不是过于八卦的人,他只是略微诧异了下,就直接大步走进了二楼的卧室门口,留下一个成精手册在原地震惊。

    轻轻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时平平坦坦的床,像极了空无一人的样子。

    他轻轻地往前走了几步,总算在寂静的空气中听见了几声啜泣。

    声音时断时续,不大,却弱得惹人心疼。

    秦霁在原地站了一瞬,看着面前的床铺,想了想,还是不发出动静地走出了门。

    门口,小手册已经缓过来了,它非常焦急地等着结果,却发现秦霁空着手出来了!

    思来想去,小手册还是决定问一问。它怯怯懦懦地正打算开口,面前的秦霁却凭空拿出了一本灰白皮的书。

    从下往上看,灯光在秦霁脸上构成色调,整个人竟带着些犹豫与……不信任?

    这难道是什么禁忌法术?

    小手册才要说出来的话语又给憋回去,半天不敢搭话,生怕被秦霁一个法术给弄没了。

    我们缘分已了了,渣主人qaq!

    ※※※※※※※※※※※※※※※※※※※※

    二更!(记住本站网址:www.66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