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成为首富家养小纸人后我飘了 ”查找最新章节!

    稀碎的风沿着车窗吹进来,将肖梓稔单薄的身躯吹得摇摇晃晃,带着股随时都会被大风吹晕过去的娇弱。

    他气呼呼地将嘴抿成直线,两条粗粗的眉毛成了个倒八字,眼尾甚至带上了闪光点。

    秦霁不躲不避,一双湛蓝的蓝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过去,若是有个少女心的在这,估计会羞答答地转过头去,选择原谅这个冷漠的渣男。

    可肖梓稔不一样了,他才不少女心呢!他凶巴巴地冒出个气泡框:“你……”

    “咚咚咚。”

    一阵敲击窗沿的声音响起,肖梓稔转头,恶狠狠地瞪过去,一眼就泄气了。

    面前,一个面容柔和的女子微微倾身,笑眼盈盈地看着肖梓稔,她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敲击这窗沿,吐出的话语像江南女子般温婉。

    “打扰一下哦,请问,哪位是肖梓稔小先生呢?”

    问归问,她眼神却没有往秦霁哪边扫一眼。毕竟就是这位哥将她给call出来的!

    都是千年狐狸,玩什么聊斋!

    涂月不着痕迹地翻了个白眼,然后继续和肖梓稔搭话:“肖先生是吗?我是……”

    话没说完,肖梓稔身子突然变得僵直,他直直地将身子往身后的真皮椅背上靠,整个小纸人成了大字型躺倒在上面,两个眼珠子更是放空成了空心圆。

    这个,是真的妖警,穿警服的那种!

    为了给肖梓稔留下个好印象的涂月难得在局里穿上制服,哪晓得就弄巧成拙了,把这个让她好奇了一晚上的小妖怪给吓得不清。

    当然,并不知道隐情的她也只是稍微呆愣了一瞬,然后很快将诧异掩饰住,顺便将自己收得不能再收的妖气又遮了遮,然后发现肖梓稔更僵硬了!

    她满头雾水,但还是笑吟吟地继续接下去:“肖先生,我来接您进去办手续,冒犯了哦!”

    她轻轻地探出手,将肖梓稔往手上一带,抬头,正准备和秦霁打招呼时,秦霁摇摇头:“他就麻烦你们了。”

    涂月瞬间摸透上司心思,知道某人并不想让肖梓稔知道他的身份!

    于是涂月很快温柔地附和:“放心,我们妖管局还是很尽职尽责的。”

    瘫成一张纸的肖梓稔内心暴风哭泣。

    不,你们不需要这么负责qaq!

    *

    安静如鸡的肖梓稔很快和秦霁告别,在妖警小姐姐的手掌传送下进了妖管局的大门。

    妖管局内的设施和警局不一样,更偏向于一个带着古风的办公室,空气里还带着一股令人沉醉的淡淡花香,肖梓稔的心神总算放松了些。

    涂月轻笑了下:“别紧张,我们妖管局又不吃人。”

    她发现肖梓稔听见她开时是浑身都抖了一抖,试探问:“你……很怕我?”

    肖梓稔簌簌地从手掌上爬了起来,板着个倒三角黑眼睛,满脸严肃:“不,不怕呀。”

    抖成方形的小气泡变成了灰扑扑的框框,头顶还自带一个小幽灵符号,整个人就是个大写的口是心非!

    涂月眼底闪过笑意,她猜这刚成精的小可爱肯定还不知到自己这情况,坏心眼的她没有把这件事说出去,反而转移了话题:

    “既然你有些紧张,那咱们先不急着去登记,我让何士奇带你去到处逛逛,熟悉一下。”

    “不,不用了!”肖梓稔冒出的字有些卡顿,“早点弄完,早点回去!”

    “不急,”涂月摇摇头,将肖梓稔放到前台的桌面上,“成妖证出来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先逛逛吧,还早呢。”

    肖梓稔垂下小脑袋,失落极了:“那,那好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急,但是怂唧唧的肖梓稔完全不敢反驳!

    于是他只能端端正正地挺直了背,坐在桌子上等着自己被分配。

    另一边,涂月勾着嘴唇,先是给何士奇发了个短信,然后转身投入到了一个叫“凶兽家的苦命长工群”里疯狂水群。

    【可爱软萌甜:啊啊啊啊小可爱简直萌化了我的小心肝!我终于知道为什么boss要亲自送过来了!我要大声说一句,我可以!】

    【天下第一美:啧,可惜当时没抢到任务,先发个照片我看看?】

    【知己满天下的帝卿:什么小可爱?我只是出个差,你们把我排除在了圈子外?】

    【栗子:我好像猜到是谁了……】

    【天下第一美:嗯?难道他就是boss的那个……】

    【龟虽寿:嗯,快了。】

    【可爱软萌甜:卧/槽!】

    【天下第一美:!】

    【栗子:?!】

    【知己满天下的帝卿:???到底是谁你们别打哑谜好不好?】

    涂月看见下面又出来一堆人求照求八卦的,微微撇撇嘴,火速结束了话题:

    【可爱软萌甜:不说了,我去给小可爱办成妖证去了。】

    她迅速将手机屏熄灭,无视不停闪烁的指示灯,对着刚刚走过来的何士奇道:“小何啊!”

    再次被这个女人支配的何士奇尬笑:“怎,怎么了?”

    涂月指了指肖梓稔:“喏,刚成精的小……肖先生,你带他去局里到处逛逛,然后再带回来。”

    何士奇挠挠脑袋,呆呆地点了点头:“噢噢好的!”

    涂月微微弯腰,让自己与肖梓稔同一水平线:“肖先生,成妖证需要一定时间,您先和着何士奇去逛逛吧,他是我们这的临时工,还是比较靠谱的。”

    何士奇欲言又止,但还是乖巧地没说话,一双囧囧有神的大眼睛看向了肖梓稔,见肖梓稔看过来,他开朗地笑笑:“你好,我叫何士奇。”

    也许是何士奇傻乎乎的样子比较有感染力,也可能是因为何士奇没有穿警服,而且只是个临时工,总之,肖梓稔在这一瞬放松了很多。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涂月,见对方没反应后,才哼哧哼哧地爬起来,小长腿往前捣腾,三两下跳到了何士奇的肩膀上。

    乖乖地冒气泡:“你好,我叫肖梓稔,是刚成精的小纸人。”

    何士奇看着就像个傻大个,仔细看完肖梓稔的气泡框后,他大大咧咧地带着肖梓稔离开,一边走一边介绍:“我们妖管局里主要负责……”

    随着两人的身影逐渐消失,面上挂着温和亲切的笑容的涂月这才将笑容收敛。

    她一手捂住左胸,脸上露出垂涎的笑:这到底是什么绝世小幼崽,也太可爱了叭!

    *

    作为一个介绍人,在这当了几十年临时工的何士奇还是非常优秀的,他一边带着肖梓稔在局子里走,一边将这些部门发展出来的历史给抛出来,很快,肖梓稔就放松了不少。

    “妖管局成立到现在,分局越发完善,也有了不少小妖帮着一起维护和谐,不过总局到目前为止只有不到十个人。”

    说完建筑后,何士奇开始对总局的人开始介绍了起来,他眼中带着火热,一看就对总局很是推崇。

    肖梓稔点点头,给面子地问:“为什么呀?”

    何士奇骄傲道:“因为我们老大说了,总局不收废物!所以我们总局到现在都还只是一些上古大妖才能进来的地方,他们只负责一些重大事件的维护。我到现在了,都还是临时工呢!”

    肖梓稔好奇:“那,刚才那个姐姐也很厉害吗?”

    何士奇脸色一变,含糊不清道:“嗯,反正你别多和她接触,她坏得很!”

    看出何士奇不愿多说,肖梓稔识趣地转移话题:“这么听起来,你们老大好酷呀?”

    说起老大,何士奇整个人又鲜活了起来:“那当然了!我们老大可是我为之努力的目标,他凶猛,威严,大气,我们狗族的族人都在想方设法整容,企图靠近老大的光辉形象一点呢!”

    肖梓稔一言难尽:“你们老大……是狗?”

    是不同世界的文化差异吗?狗也能这么厉害了?

    何士奇嚷嚷道:“你胡说什么呢!我们老大是睚眦,睚眦!超凶的那种!”

    肖梓稔放心了,倒不是他搞歧视,只是他真的很难想象,要是老大是狗,那其他上古大妖的跟脚得奇葩成什么样!

    何士奇愤愤解释道:“我们老大可英明神武了!当时你胡乱使用妖力,他一眼就知道你在哪了,还让我去抓你呢!”

    说到这,他整个人都丧了起来:“可惜我辜负了老大的期望,只抓到了你的同伙。”

    他有些落寞的抬头,就看见肖梓稔冷着一张小纸脸,表情说不出的冷酷。

    何士奇眨眨眼:“怎么了?”

    肖梓稔瞬间变脸:“没事!继续呀~”

    完全没看出肖梓稔内心的鲨心的何士奇还是继续给肖梓稔介绍了起来,一边介绍还一边给肖梓稔安利他们的老大,整个就是一小迷弟。

    坐他肩上的肖梓稔倒是脸越来越瘫,愤怒席卷了他,就连他最怕的妖局都不能激起他半点波澜了!

    两人继续边走边介绍,等何士奇带着转了一圈的肖梓稔回来时,涂月已经将所有物件都弄进了一个瓶盖大小的储物袋里了。

    储物袋是个小书包样,刚好可以给肖梓稔背上。她将小书包推过去,亲切解释:“这里面有你的合法成精证,寄宿证以及临时身份证,哦对了,”

    涂月翻了翻小书包,指了里面的一个东西:“这是人族常识大全,以后你可以离开寄宿家庭,需要长期身份证了,是需要来考个试的,考试内容就是书上这些。等我们确定无害且知道人族文化后,就会给你颁发长期身份证,只要定期来这做妖怪复询就行。”

    肖梓稔懵懵懂懂地结果小书包,刚才的怒火被他暂时压到了心底。

    他看着涂月,有些些的紧张:“那,那你们可以帮我给秦霁打个电话吗?”

    涂月语气轻缓:“是对我们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不是,”肖梓稔有些不好意思地抿抿嘴,“秦霁说,我要是弄完了,打电话给他,他会来接我的。”

    闻言,涂月脸色突然变得一言难尽起来。

    肖梓稔有些疑惑,不禁担忧问:“怎,怎么了吗?”

    “这倒没什么,就是……”涂月在心底暗暗吐槽了下自家上司的骚操作,然后笑得更加温婉,“小……先生,你还不能离开哦!”

    一旁的何士奇突然一拍脑袋:“瞧我,对,你还不能离开,老大说了,必须得给你进行一次思想教育才能走。”

    思,思想教育?

    肖梓稔小脑袋瓜懵懵的,他……又怎么得罪了这个“老大”了吗?

    涂月暗笑,提示道:“是《关于四处宣扬封建迷信并屡教不改的思想教育课程》,您和您的伴生物一起学习,等学完了才能一起回去哦!小……先生,请吧。”

    她单手放在肖梓稔面前,眼神时不时地看向一旁的小教室。

    肖梓稔捏着小书包的手一紧,脸迅速垮了下来,那被深深掩埋的怒火又勾了起来。

    所以说,他们老大到底是个什么狗东西!一条短信都这么紧抓着不放的吗?

    看到那乌七八黑的小教室,肖梓稔圆盘脸上再次挂上了qaq。

    这到底是什么人间疾苦!

    ※※※※※※※※※※※※※※※※※※※※

    秦霁(掰手指数):发封建迷信的短信,说封建迷信的话,企图安利无辜群众迷信……唔……要几次思想政治课才好呢?

    肖梓稔:……

    我不是人,你是真的狗: )(记住本站网址:www.66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