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成为首富家养小纸人后我飘了 ”查找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一平方米大小的盆。

    盆身带着朴素的花纹,盆里,波光粼粼的水面清澈见底,一阵又一阵的水浪将盆中央的小纸人拍打得晃来晃去。

    小纸人稍稍动动胳膊,还能借着力往前biu的快速游动,虽然是个小盆,却泡出了大海的感觉。

    不久后,他翻了个身,背朝着灯光的将前面洗干净。

    寄宿的宝宝真艰难呐!

    好不容易洗干净的肖宝宝兀自感慨道,他将自己“啪叽”一声扔出盆外,毛绒绒的地毯瞬间将他身上的水分吸走大半。

    起身抖抖水,肖梓稔拖着沉重的身体,走到了秦霁“贴心”给他拿出来的吹风机面前,对着吹风机陷入沉默。

    这么强劲的吹风机,真的不会把他吹飞吗?

    半个小时后,被一根小细绳吊着的肖梓稔自己回答了这个问题。

    ——谢邀,人在绳头,被狂风吹干,体感和大摆锤差不离,还省了游乐园的票钱。

    可能是自身材质比较容易脱水,肖梓稔才上去一分钟,身上就变得清爽了起来。

    他远远看了吹风机的红色按钮,一把薅下自己头顶那几根飘逸的黑色细线,然后双手捏出一道法决,细线就像一捆钢针一样将吹风机关掉。

    最后,像落叶一般,肖梓稔飘飘悠悠地落到了地面上。

    麻利地翻身爬起,他迈着宽度不超过一厘米的小jiojio起身出门,准备去找自己的未来金主爸爸,给他展示一下自己全新的样貌。

    争取可爱到他,威慑到他,让他不知不觉地改变主意,不送他去妖管局!

    想象很美好,肖梓稔很快站在书房门口,先是非常注意形象地将身上的褶皱给抚平,再将妖力覆盖在门上,轻轻地叩了叩门。

    “咚咚咚。”

    别墅里一片寂静,只能听见敲门声的回响。

    肖梓稔一愣,头上再次冒出了一根小绿芽,小绿芽颤颤巍巍地,弯出了一个问号。

    难不成,这姓秦的这么狗,连个自我辩白的机会都不给他,所以门都不给他开?

    不不不,他这么可爱又凶残,金主爸爸肯定不会的,应该是不知道走哪去了!

    肖梓稔内心默默劝服了自己,然后加大力度又使劲敲了敲。

    “咚!咚!咚!”

    那力道吧他的小纸手都敲软了!肖梓稔心疼地吹吹自己饱受摧残的小爪爪,小气泡框上冒出了个小小的“哼”!

    然后他气势汹汹地迈开自己的小长腿,跑到了一楼客厅里坐着等。

    他就不信,这个秦霁不出门!

    他像个小蝴蝶一样翩然飞起,各种三级跳,灵巧地在楼梯上翻转旋转,三两下就滑到了一楼楼梯口,然后,来了个紧急刹车。

    玄关处,他心心念念的秦总正穿着板正黑色西装,看见他过来,眼皮一跳,问:“做什么?”

    明明还是白天看见的那个相貌,肖梓稔却觉得秦霁变得不一样了。周身还是冷冷的,却带着一股戾气,更加的危险,也……有了一股隐隐的魅力。

    他咽了口唾沫,刚才脑子里的所有计划都变成了空白,只能抖出一个小小的气泡:“你……刚刚没看见你呀!”

    秦霁往前走了两步,看见肖梓稔下意识地后退后,他瞬间顿住,眼神有些难辨。

    没等肖梓稔反应,他自然而然地垂下眼眸,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金丝眼镜,戴上后才回答肖梓稔的问题:“临时出去加了个班,怎么了?”

    金丝边框的眼镜让秦霁身上的戾气散了些,看着倒是没那么严肃了,肖梓稔看着面前的混血英俊脸,脑子里全是刚才秦霁那难辨的神情,一时竟忘了自己的目的。

    他有些踌躇地用脚在扶手上顿了顿,“那个,我睡哪里啊?”

    不,他想问的不是这个!

    肖梓稔眨了眨自己黑漆漆的豆豆眼,正打算改口,秦霁就已经回答了:“楼上,随便一间卧室都可以。睡吧,不早了。”

    他抬脚,似乎想到了什么,扭头问:“还有问题吗?”

    肖梓稔憋了憋,还是欲哭无泪道:“没,没有了qaq!”

    丝毫不懂qaq什么意思的秦霁点点头,从扶手往上走,背影带着一丝深深的疲惫。肖梓稔看着他的背影,还是默不作声地将气泡框卷吧卷吧吞进了肚子里。

    算啦,他可大度了,还是明天再去找秦霁说道叭!

    想通了的肖梓稔直接在柔软的沙发上躺了下去,盖上一个小被巾,睡得满脸的香甜。

    睡着前,他还带着满心的同情:也不知道是哪个小妖被逮着了,大晚上了,真是可怜哦!

    *

    第二天一早,肖梓稔早早地就侯在了沙发上 ,乖乖巧巧地蹲坐着。他眼睛变成了倒三角的黑色,企图用冷酷无情来躲避即将来临的危险。

    秦霁阔步走向肖梓稔,心中对肖梓稔这么迅速地就把自己收拾好有些诧异,看肖梓稔那么害怕的样子,他还以为今早又得强制带着人走呢。

    秦霁言简意赅:“走吧。”

    肖·伪装大佬·梓稔:“?”

    他三角眼抖了抖,带着些慌乱,然后他抿抿嘴,义正言辞道:“我才不去那什劳子的……就,就不能不去嘛!”

    他气势汹汹的话语在秦霁面无表情看向他时渐渐降低,然后话锋一转,软趴趴地改了口。

    那两条黑线小手相互纠缠着,委屈极了!

    秦霁冷酷无情地拒绝了:“你非法成精,必须得去办个成妖证才行。”

    成妖证又是什么玩意儿?身份证吗?他连形都没有化出来,要什么身份证!

    肖梓稔委屈,肖梓稔想哭,但他不能。他和秦霁一点都不熟,要不是秦霁太凶加上先入为主的观念,让肖梓稔大佬的壳子全掉干净了,现在肖梓稔估计还是板着个死人脸,沉默是金地应对秦霁!

    秦霁等了等,看见肖梓稔还在那自己纠结后,直接了当的拎起肖梓稔的后脖颈,像拿一块干垃圾一样慢悠慢悠地出去。

    有了第一次经验的秦霁完全没有丝毫阻滞感,不仅轻轻松松,还能熟练地拨开跑到眼前的气泡框。

    他铁面无私地劝慰:“放心,你就犯了点小事,过去办个成精证加上普及些知识就行。”

    肖梓稔魂飞天外又被极速来回来:“那,那你会来保释我吗?”

    秦霁有些疑惑,只是去补补常识,为什么需要保释?

    不过他肯定是得去接他的,于是秦霁点了点头,“会。”

    肖梓稔没有继续冒对话框了。

    秦霁也没想到一句话的威力这么大,居然能让肖梓稔放弃挣扎。他将肖梓稔提着走进了车子里,一言不发地发动了车。

    一路上,肖梓稔诡异地陷入了沉默,一个气泡都不冒,和昨天那浑身都软趴趴还爱不停叭叭叭的肖梓稔完全就是两样,秦霁一时居然还有些不习惯。

    他沉吟了下:“为什么怕警局?”

    问完话,不等肖梓稔回答,他自己就后悔了。于是秦霁有些生硬地扭过头,企图将刚才那段话给揭过去。

    肖梓稔茫然地抬了抬自己的小纸脑袋,一双黑色的豆豆眼眨巴眨巴的,“因为他们,他们可凶了!抓住我后就不会放我走了!”

    临时想起来自己现在还是个刚成精的小纸人,肖梓稔慌忙打了个补丁:“成,成精手册和我说的。”

    秦霁一愣,随后沉着脸道:“知道了,放心,妖管局的妖不凶。”

    看着他阴沉的侧脸,肖梓稔乖巧地点点小纸头,然后抿抿嘴,企图掩盖自己撒谎的表象。

    反,反正成精手册也坑了他,他小小的坑回去一把,不过分吧?

    肖梓稔有些不放心的想,顿时整个人变得更乖了!

    没多久,秦霁将车缓缓停在一间有些古朴的建筑面前。

    “下车,”秦霁言简意赅,“进去后会有人带着你去办成妖证以及其他手续,等弄好了我再来接你回去。”

    肖梓稔按下车窗的手一顿,扭头满脑子冒问号:“你,不和我一起进去?”

    秦霁摇摇头:“不了,我还得去上班。”

    他以为肖梓稔害怕,便道:“你有我电话,弄完叫我来接你就是。”

    肖梓稔顿住,不是,这是接人的问题吗?

    他有些急切地冒泡,速度比平时都快了0.5秒,可以说是非常极速了!

    “你不是在这工作的,妖,妖警?”

    秦霁疑惑,但还是认真回答了:“不是,我是商人,只是和妖管局有合作而已。”

    当然,这是明面上的,至于更深的联系,倒是没有必要和肖梓稔说。

    可这一点已经足够让肖梓稔悲愤了:“你不是妖警,你还举报我干什么!!!”

    他一连冒了三个感叹号,都难以抒发内心的悲痛。

    他做错了什么?他什么错都来不及犯,就被这个狗男人闲得没事举报,还亲手送他进警局!这他么的不就是自动送上门吗!

    继而他又想到自己一见面就各种“呀吗啊”,动不动就乖巧坐,甚至把自己大佬的倔强都抛到一边的各种掉节操场景,肖梓稔委屈极了:他在他死党面前都没这么软过!

    当然啦,咱们肖宝宝说不软那就是不软,至于他死党的意愿?不重要!

    只见在肖梓稔越来越自闭,乌云逐渐要掩盖住整个雪白的大脑壳的时候,秦霁总算开口了。

    他语气淡淡的:“打击封建迷信,人人有责。”

    什么玩意儿?你再说一遍?

    肖梓稔,炸了!

    ※※※※※※※※※※※※※※※※※※※※

    肖梓稔:这个狗男人,居然举报这么可爱的肖宝宝!

    不久……

    肖梓稔:原来真的是狗男人……心好累啊qaq(记住本站网址:www.66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