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电子书 > 都市生活 > 荒原红城 > 第825章 你养我
    冷嘉月看着我用筷子熟练的把热缩膜包着的消毒餐具捅个洞,然后撕掉包装。到了一点茶涮了涮杯子才倒上茶递给她。

    “哥,这个茶好吗?”冷嘉月闻了闻。

    “免费的,你说好不好?大多数人认为味道不好,可是我喜欢,很浓烈,以前我喝绿茶,现在这种茶喝的也多了。有人说是用茶树的老枝叶发酵成的,所以能看到大量的茶梗。新疆人特别喜欢喝这个,在喀什不多,喀什都是加了红花或者玫瑰的花茶。”

    “你能不能说点好的?看问题总是负面多。”冷嘉月有点无奈。

    “茯砖茶属于黑茶的一种,也有人归类到红茶甚至和普洱一类。因为是发酵茶,所以不存在新茶旧茶的说法,反而是存储的时间越长越好。据说经过发酵和储存之后茶多酚会减少很多,会产生另外一些物质,这些物质对脾胃很有益处,没有绿茶那么清新,属于暖胃养胃的茶,胃不好的人经常喝还是有好处的。新疆人认为这茶解油腻。”我又说道。

    “行,你知道的多,你才华横溢,我先尝尝这个茶水。刚才你应该给我要瓶水的,一会儿去拿一瓶给我。”

    天气太热,我自己之前喝了快两瓶水了,还真没想到给冷嘉月一瓶水。起身打算下楼去车里拿水的时候,被冷嘉月给叫住了。

    “整个二楼就我们两个人,你走了我会害怕的,先喝着茶,等会儿问服务员要一瓶就可以了。”

    “其实吃肉喝冰水不好,动物油脂会凝结在胃里,新疆人都是喝热茶解油腻,等会给你要点热水,多喝热水。”我又坐了下来。

    “哈哈,看来多喝热水的梗是真的。这么高的气温,这么干燥的天气,你多喝点热水吧。”冷嘉月白了我一眼。

    服务员先是端上了几盘冷菜,说是赠送的。油炸花生米、拍黄瓜、皮辣红和凉拌面筋。我赶紧让服务员拿了两瓶矿泉水,服务员让我们稍等,说是一般来这里吃的人都知道,提前打个电话就可以提前准备,一般来了就能吃上。类似我们这样临时来的要等的久一些。

    服务员的新普口音比较重,冷嘉月有两句话没听懂,她就让我给翻译了一遍。听完了之后冷嘉月终于忍不住问服务员到底什么是海陆空。

    我如果听冷嘉月的口音,基本能听的出是从国外回来的,这个服务员却只敢确定冷嘉月是内地来的。

    “你们是广西还是广东来的客人?看你们开的车是南宁的吗?”

    “对,南宁过来的。”我说道,我不是想骗他什么,只是觉得没必要解释那么多,哪怕说车是借朋友的可能都会让这个服务员问我们从什么地方来。

    “我以为你们知道呐,刚才这个朋友点菜的时候很在行。”

    “你看他那么黑,怎么可能是广西广东过来的嘛。他是泰国来的,泰国人见过没有?就他那么黑,我是北京过来的。”冷嘉月也开始学着我的样子和服务员聊天,这还真的是‘萨瓦迪卡’要刷我的卡。

    “哦,泰国过来的也知道海陆空呢?经常到北疆来玩的吧?你们嘛问对了,老板和我都是奇台过来的。我们的海陆空最正宗,其实就是你们说的烧烤,我们嘛不叫烧烤,叫烤肉。海陆空就是有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好吃呢。”

    “你这么说,海陆空是奇台的菜?”我知道他提奇台一定有原因。

    “嗯,我们那边以前有个农民。原来嘛家里面请客,不知道吃些撒好。就自己创了个海陆空,把烤鱼、烤鸡、烤羊肉摆在一起,然后一下就流行开了。北疆嘛,大多数地方都能吃到,南疆不多。算是豪华的烧烤。”

    说实话,我在南疆就没见过这样的。服务员介绍完就下楼去了,留下我和冷嘉月期待这个不同的烧烤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是烧烤的拼盘还是类似馕坑肉那样的烤法。

    从二楼的窗户看出去,大街上被太阳晒的白花花的,看不到一个人,也看不到树叶在动。我开始考虑这么热的天吃这么上火的烧烤是不是合适。

    “哥,你会去见谢亚敏和朱蒂她们吗?”

    “当然要见,跑这么远不就是为了见她们吗?”

    “我以为你是为了见我呢。”

    明明是你冷嘉月逼着我来的,虽然我觉得到目前为止就和旅游一样,昨天沙湾大盘鸡今天海陆空的,不过不能说实话的。

    “当然了,我都没给谢亚敏和朱蒂联系过,早知道她们昨天来了,我昨晚就去见一见,今天就不用见了,专门招呼你。”

    一直闲聊到海陆空被抬上来,没错是两个人抬上来的,一个长方形的黑色的铁盘,说是盘其实叫槽更合适。大约六七厘米长,三十厘米宽,五厘米高的一个铁槽被两个人抬着,里面的种类比服务员说的要多,鸡肉、羊肉、鱼肉我是看到了,我还看到了土豆片、虾、鱿鱼圈、茄子、肚丝。

    方形的盘子上撒着生青红椒丝和生洋葱丝,还给上了一碟辣椒面和盐。这个时候老板大概是出于对客人的重视,亲自上来给我们解释了一下。说海陆空最基本的是鸡羊鱼,不过他们会用一些真的海鲜来代表海,客人提前约的话,还可以用鸽子来代表空。

    感谢了老板之后,问了问我们吃的是多少份量。老板说他这里一般都是几个朋友一起来吃的,只有两个自己盘的土坯炉能烤海陆空。所以两种规格,我们这盘是小盘,大盘比这个大一倍。

    “大盘够十个人吃的,正好一桌子。小盘五六个人吃,肉腌一下,盘子里摆好,放烤炉里面烤。烤的过程炉子密封起来,所以和馕坑比起来,这个不算干。”老板说道。

    “不会烤糊?”我问道,我有种把这个烧烤的吃法弄到南疆去,太豪放了。

    “馕坑的是竖着的,这样的盘子进不去。我们的烤炉是躺着的,下面烧火,又隔着铁盘,炉壁是土块,温度嘛,没有那么高。你可以注意一下连焦的都没有。”

    这种炉子和单管的电烤箱差不多,从下边加热,又隔着烤盘,温度控制的好的情况下确实不会焦。

    这家的这种豪华烧烤味道还不错,用的是草鱼,刺多,但鱼肉刚好有点干,冷嘉月不吃这种带刺的鱼肉,鱼都是我给吃了,她吃羊肉和鸡肉。

    一边瞎聊一边吃,这一个午饭吃了快两个小时,中间老板还去把铁盘抬着加热了好几次。冷嘉月再次表现出了大胃的吃相。大概从小吃肉比较多的缘故,她算是我见过比较能吃肉的一个女孩子。

    “哥,我发现了,和你一起的时候我特别能吃。”

    “我早就发现了,一般人还真养不起。多请你吃几次饭都能破产。”

    “那你养我!”

    这句话让我无言以对,冷嘉月装作没事一样,擦了嘴和手,对海陆空做了总结。

    “哥,你改改说话的样子,我说我能吃的时候你应该是夸赞而不是挖苦。看起来一大盘很吓人,吃起来也就那么回事,骨头有点多,如果是纯肉我们两个可能还真吃不完。”

    看着几乎空掉的长方形盘子,我觉得我会出现在这家店的传说中,说有个男的特别能吃,一个人吃掉了六个人的量。

    喜欢荒原红城请大家收藏:()荒原红城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66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