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电子书 > 都市生活 > 重生之我是大空头 > 第742章 因势制导,我就是主宰
    道顿堀的宗右卫门町算是大阪最有名的消遣场所了。

    这里,是上班族最喜欢的地方。

    结束一天的工作,到这里喝上一杯,听着酒吧的摇滚,和陪酒小姐倾诉下心事,可以让一天工作积累的压力得到释放。

    前两年,为和其他顾客争夺一名漂亮的陪酒歌舞伎,长谷健太曾经在这里的酒吧豪爽挥洒了一百万日元,最终打败了对手,抢得了和歌舞伎让小姐陪自己喝了一杯的权利。

    只是这两年,整个曰本经济都变得糟糕起来。

    长谷健太的公司利润也在不断缩水,能够保持不破产已经很好了,哪里还敢像以前那样大手大脚。

    不过,下班和合伙人到酒吧喝上一杯,还是他养成的习惯。

    特别是最近这些日子压力很大,喝上一杯酒,那种眩晕的感觉,就可以驱走身心的疲惫。

    酒吧里,陌生的人们,三三两两地坐着,彼此倾诉着,歌手富有感染力的歌声,缓缓地在空气里,弥漫。

    相比过去,这里的歌舞伎女郎,多出了不少。

    一些长相端庄,看起来彬彬有礼的女士,不少都是曾经的家庭主妇或者学校女教师。

    迫于经济上的压力,不得不出来寻求兼职,好补贴一下家用。

    灯光诡谲得让人眼神迷离,那种细细地,浅浅地,滴落在盛着五光十色液体的酒杯中,慢慢的,沉下去的感觉。

    昏暗的灯光下,吸引着一个又一个饥渴而又需要安慰的心灵,虔诚的神乐欧式建筑,遨游,颓废。

    幽暗的角落里,只有音乐的问候,长谷健太默默玩弄着手中的酒杯,晶莹的液体似有微光.这间鲜有来客的酒吧,只剩下了些许萤光。

    花红柳绿的酒,嘈杂震耳的音乐,疯狂痴迷的舞步,让自己像忘掉现实生活中所面临的压力,忘记那曾经记忆深刻地豪气,忘却那曾经留在心灵深处的疲惫......

    只是,喝了一杯又一杯,却怎么也按不下心里的惶恐和迷茫。

    李大笑。

    一个让人恨得牙痒痒的家伙。

    两年前知道这个名字时,在这个酒吧,在这个位置,长谷健太用整整一百万日元,拦着身材姣好的歌舞伎,红着脸,嘲讽这只是一个买不起房子的华夏可怜虫。

    如今两年过去,长谷健太才明白,他才是那个真正的可怜虫。

    房地产,居然真的跟那个混蛋说的一样,崩盘了。

    证券市场,也被那家伙预料到,跌的十不存一。

    而这两年,他的公司订单不断减少,哪怕已经裁员了许多人,开源节流,可整个市场都糟糕至极。

    他一直以为的笑话,却不想自己当初的狂妄才是真正的笑话。

    有很多时候,长谷健太都想不明白,地产好好的,怎么会崩盘了。

    这里可是曰本。

    可是曰本啊。

    有近两亿的人口,却只有零星的一些土地。

    每个人都要住房子,不是吗?

    存在着全世界最庞大,最稳固的需求。

    这样的房地产市场,怎么可能会忽然就崩盘了。

    一杯酒下肚。

    长谷健太叹息一声朝合伙人小野贵史问道:“贵史君,李大笑新的预测你看了吗?你觉得,他说的是真的吗?”

    虽然心里很是厌恶李大笑这个人,但长谷健太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真的很厉害。

    “我下午找人打听了一下,住友集团前段时间,和华夏一家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确实在华夏大规模进行投资。而德川集团的发展你也看到了,听说他们不但和华夏人合作,并且在华夏东南投资了很大一笔钱。”

    小野贵史沉声说道。

    虽然公司跟住友、德川这种集团公司无法比拟,但这些大财团之所以是大财团,眼光总是对的。

    投资创业这么多年,小野贵史早已经明白了许多东西。

    其实投资,并不需要自己有多么高明的眼光,只需要盯着国内几家大型财团怎么做,跟在后面冲进去,多少都能够喝口汤。

    而那个李大笑的家伙既然这么说,就等于看好华夏市场未来的发展,那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住友和德川,似乎最近都在朝华夏以及东南亚市场投资了。

    长谷健太多少有些醉意,他脸色通红说道:“这正是我担心的,如果这些大财团都不看好国内经济,恐怕接下来的日子会更加糟糕。”

    小野贵史也是一叹:“我也非常担心情况会更加糟糕,销售部那边订单上个月再次下降了百分子十,而且利润还在降低,如果我们不想想其他办法,我真的非常担心撑不下去。”

    长谷健太说道:“我听说华夏人工成本极其低廉,普通职员的月薪大约在一万日元,甚至还要更低,要不,我们也把一部分工厂搬迁到华夏,一来可以降低生产成本,二来,也可以开拓一下新的市场。”

    听到这话,小野贵史脸色露出了兴奋之色:“我的天!月薪一万日元,这怎么可能?你听谁这么说的。”

    长谷健太说道:“我的一位前辈,现在在第一工业株式会任职,下个月,他将会调去华夏,听他告诉我,第一工业株式会社在东南新工厂的职员,加上劳保、保险,以及伙食费用,每个月总的支付,大概也只在一万五千日元。”

    小野贵史满脸不可思议之色。

    一万五千日元。

    也就是不到一百三十美元。

    而在曰本,按照法定最低工资,每个工人保险、加劳保,加薪资,至少要三十五万日元。

    而区区一万五千日元,居然可以在华夏雇佣到一名工人?

    小野贵史一下子来了劲,兴奋说道:“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住友财团和德川集团这种大型财团,都要搬去华夏投资了,这实在太廉价了。搬,必须搬,如果我们的生产成本可以降低三十倍,就算是东京电器,也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

    说到这个,长谷健太也来了劲,握着拳头说道:“是啊。如果我们的生产成本可以降低三十倍,真的难以想象我们会发展到什么样子。”

    “但这件事我还不确定哪位前辈是否夸大其词。”

    “这个不是问题,我们可以去华夏考察一下,听说这两年,他们正在招商引资,甚至开除了免税的政策。”

    “那就拜托贵史君了。”

    “干杯。”

    “为了我们明天的辉煌,干呗!”

    “......”

    与此同时。

    丰田汽车工业集团。

    总裁子安孝宏看着华夏方面传来的文件,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下了。

    不久前,德国大众集团,和华夏申城达成了合作协议,成立了一汽大众合资公司。

    通用汽车公司也和华夏申城达成协议,成立了五菱汽车合资公司。

    作为丰田亚洲市场战略官,子安孝宏为此心忧不已。

    通用和大众,都是丰田在国际上的最大对手,这些家伙却都先迈出了一步。

    现在好了,申城一汽集团答应和丰田合作,就不用担心被甩开太远,只要丰田抱上最大的诚意,一定可以比那帮看似古板实则狡诈的德国人更容易获得华夏市场。

    接下来的日子。

    就像是约定好了似的,丰田汽车工业集团公开了新的投资战略,拟于在华夏申城投资六亿美元,和申城一汽集团合资成立一汽丰田汽车公司。

    而随之,本田汽车公司也发布了公告,本田汽车和华夏羊城方面达成初步合作意向,将在羊城成立羊城本田汽车公司......

    ......

    这都是利好消息。

    受到消息刺激,丰田汽车股份,本田汽车股份,翌日分别高开了百分之一点二和百分之一点八。

    第一资本(曰本)投资部。

    沈建南扫了一眼高开的东证,拿起电话拨通了新加坡的电话。

    很快,电话被接通了。

    胡志博恭敬地声音随之传了过来。

    “老板!早上好。”

    沈建南淡淡道:“目前建立了多少头寸?”

    胡志博看了一眼计算机的综合数据,回道:“建立了三千万美元的头寸,目前浮亏了三百万美元。”

    沈建南并不意外这个亏损,冷漠说道:“继续加仓,这边会配合你,不要让我失望。”

    胡志博连连答应。

    等挂断电话,就朝交易员吼道:“战歌给我放起来,开始干活了,今天,不把曰本人的内裤扒下来,老子就扒掉你们的内裤。”

    啪啪啪!

    键盘的敲打声,随之在交易室响了起来。

    相比一键拍的毫无激情,胡志博还是比较喜欢这种迷人的啪啪声。

    日经:13186卖出10

    日经:13185卖出10

    ......

    于此同时。

    第一资本在大阪交易所的交易员也跟着行动起来。

    虽然大阪交易所,限制了日经的头寸规模,但分批建立十几亿日元头寸,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两大日经股指期货市场,一反常态,违背了日本股市的走势,突然开始跳水。

    期货指数,理论上来说是现货市场的预期。

    随着日经股指快速有红变绿,东证高开上冲的盘面也为之一顿,市场似乎有些不知道是该上还是该下了。

    这时。

    沈建南漫不经心拿起内线电话,等到那头接通,冰冷说道:“开始出货。”

    丰田汽车386.2卖出100000

    本田汽车189.6卖出200000

    松下电器54.1卖出3000000

    ......

    大笔大笔的股票卖出,在第一资本交易员的抛售中,开始疯狂冲击市场。

    不多时,原本领涨市场的丰田汽车和本田汽车股份,就有红翻绿,从上涨近百分之二,变成了下跌百分之三。

    松下电器更惨,本来就下跌了百分之一,这一会功夫,就变成了下跌百分之六。

    金融市场的传导性是很密切的,随着龙头本田汽车和丰田汽车突然跳水,像是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一些季度报本就糟糕的公司,像是闻到风的狼一样,也开始集中抛售。

    等到上午收盘,日经指数已经大跌了百分之二。

    松下电器集团。

    证券部主管山下闲人看着公司股价突然跳水,不由皱了皱眉头。

    公司最近没有利空消息,上半年业绩也不错啊,怎么突然这么大抛盘。

    不过,他也没在意。

    股价波动,是市场常态,最近市场反弹这么大幅度,下跌一下也是正常。

    只要不跌破在银行质押的风险控制线就不用担心。

    下午。

    沈建南吃过饭,午休了会。

    等到再睁眼,已经是下午一点半。

    不远处!

    松平静香抱着剑在假寐。

    沈建南感觉很好笑,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真有武痴存在。

    不过好笑之余,却又有一些敬佩。

    大概正是这种痴,这种执着,曰本人在武士道方面,传统文化方面,哪怕是一次次被打开国门,也没有完全消亡。

    整个华夏,恐怕也不会再有人,能够将剑术练到柳生藏刀那种可以劈开子弹的地步。

    反而,只会渐渐被人当作骗子。

    无论是传统武术,还是传统文化,或者传统医学。

    反倒是曰本三剑圣,依旧有人铭记,却忘了,剑道出自华夏。

    总有这种执着的人,曰本这个国家令人畏惧,也令人佩服。

    不过成也危机,败也危机。

    没有居安思危的意识,没有狭小的土地,没有不断爆发的火山、地震、海啸,曰本人恐怕也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

    这时。

    新川雅子端着托盘走了过来。

    松平静香睁开眼看了下,脸色微红,心下羞愤,因为沈建南每天下午,都会和新川雅子下几盘围棋,三局两胜。

    谁睡了,谁就可以向对方提一个要求。

    而沈建南这家伙,总是胜多输少,每次都提一些特别变态的要求,那种霏霏之音,和辣眼的画面,让松平静香想想就觉得很难堪,很奇怪。

    就算是闭上眼,把耳朵塞上。

    可新川雅子的声音,还有跟拍键盘一样的声音,却具有强烈的穿透力,总会让人变得很难受。

    在公司。

    新川雅子一样穿着和服,不过和居家的款式不同,粉红色底子,白色花形,看起来更加清淡。

    在曰本这么久,沈建南已经习惯了盘膝在地的坐姿。

    等到新川雅子过来泡好茶,拿起抿了一口,执子投在了棋盘上。

    喜欢重生之我是大空头请大家收藏:()重生之我是大空头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66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