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电子书 > 历史军事 > 更宋 > 第402章 外交部门
    辽国,咸州之北会兰部落。

    完颜继赶着马匹、牛羊,拉着马车拖着货物,迫不及待的要去提亲。

    此时已经是十月份,天已经很冷了,各部落都从游牧时的帐篷,搬到了城中的木板屋。

    女真习惯于依山谷而居,住木板屋,大门一律东向,家家产户烧火炕,用来取暖、抗寒和除湿。

    作为部落的首领,必兰家的屋子要大一些,外面还有篱笆围城的院子,马蹄声传来,屋子里跑出一位红袄少女。

    少女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头发脸蛋的盘起,插了一只珍珠发簪。

    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皮袄,是用狐狸的皮毛制成的,看见完颜继小脚微红,也不知是害羞还是冻的。

    “完颜大哥,你来了!”

    完颜继翻身下马,就想上前握住少女的手,这时屋子里走出两个人,正是少女的妇母。

    “咳咳,拜见大王!”

    看到未来地岳父岳母,完颜继停在了原地,赶紧行礼。

    “会兰统领,我这次是来提亲的,纳布我已经带来了,请统领过目。”

    说着让人把东西抬上来,别看他们都是部落首领,但此时还很“穷”,聘礼一般都是牛羊牲畜,而完颜继则不一样。

    五六个大箱子,里面装的都是中原来的物品,有丝绸、瓷器、茶叶,还有金银、珠宝首饰等,在辽东地区,可以说是价值连城。

    看到这么多好东西,会兰首领脸上露出笑容,不愧是公主的儿子,出手就是阔绰。

    “好,大冷的天,咱们进屋说话,其他兄弟一路辛苦,都河口酒暖暖身子吧。”

    大喜的日子,都要热闹热闹,身为主家招待客人,干脆杀两头羊,请众人宴饮一番。

    完颜继进了屋子,必兰羞涩的跟着额娘身后,对于这个女婿他们十分满意,两个部落一旦联合,也就没有人能够动摇完颜继的地位。

    酒席宴上,完颜继眼睛始终在必兰身上,两个人相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今天,都有些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

    好不容易提完亲,就等日子到了成亲,消息很快传遍曷苏馆,所有人知道完颜继这个大王算是坐稳了。

    ……

    太平三年,十一月,回鹘、于阗皆派遣使者上贡方物。

    路过灵州时,知州段思恭让手下在集市上卖硇砂,与两地使者发生冲突。

    集市上有人打架,公安衙门立刻赶到现场,发现此事非同小可,竟然还关系到外国使者。

    一时间衙役不知如何处理,于是禀告上司,衙门的捕头把双方都带了回来。

    到了衙门,了解了情况,双方都有错,可知州段思恭庇护手下,就想把使者抓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人出现了,正是朝廷派来的政务总督,兼西北安抚使王纪!

    “呦,这么热闹,本官来晚了,你们这是干什么呢?”

    自从平定了冯继业,王纪算是在西北站稳了脚跟,与少数民族有关的事一般都是他全权处理,当地知州不参与。

    段思恭看到他,脸色有些不好看,因为自打王纪来了,他这个知州好像就被限制了,很多事都不让干,很多话也不让说。

    “王总督,你来的可真是时候,不过是两伙人打架,就不劳烦您大驾了!”

    “只是打架么?我怎么听说段知州要偏袒下属呢?这两位是西北来的使者吧,来即是客,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么?”

    随着翻译的转述,两位使者的面色缓和,看样子王纪是站在他这边的。

    “身为知州,你也是读过圣贤书的,礼记中的内容都忘了?孔夫子的教诲都去哪了!”

    王纪今年只有四十左右,可段思恭已经快五十了,虽然王纪的官职大,可平时还是很客气的。

    今日王纪突然翻脸,让段思恭很不理解,不就是两个西夷使者么,苦寒之地的蛮子,何必这么认真?

    段思恭脸上有些挂不住,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红一阵,训斥了段思恭两句,王纪笑着看向二人。

    “欢迎两位使者,陛下如果知道你们来,一定会非常高兴的,为了避免类似事情发生,本督会派人送你们进京。”

    二人一听大喜,同时也很是感动,能来上供就代表他们对大宋的认可,否则他们也没必要不远千里过来。

    “多谢总督大人,等我们到了汴梁,一定会在皇帝面前感谢您的。”

    两位使者也很会做人,许诺替王纪说好话,可王纪却笑着摆了摆手:“不必了,想我大宋乃是天朝大国,礼仪之邦,对待客人,自然要周到。”

    看到王纪如此客气,段思恭还是不明白,王纪现在没时间和他解释,先派人安排好使者。

    使者离开后,只剩下王纪和段思恭二人。

    “段知州好威风,竟然敢拘系回鹘使者,你知道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么!”

    “哼,不就是两个羌夷,有什么大不了的!”

    看到段思恭还不知错,王纪眼睛一转,忽然缓声道:“段兄你好好想想,陛下派我前来,全权负责羌夷事物,自然是有他的考虑。

    吐蕃、回鹘是羌夷,可是人家既然来进贡,就是像大宋示好,我们哪有把人拒之门外的道理。

    况且我们和辽国的关系你也不是不知道,回鹘虽然偏远,可也挨着辽国,一旦他们依附辽国,我们岂不是又多了个敌人?”

    王纪苦口婆心地劝说段思恭,段思恭的情绪也好了一些,回想西北地区这几年的改变,忽然想到了什么。

    “王总督,陛下不会看上回鹘地盘了吧?那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呵呵,陛下怎么想,段知州就不要乱猜了,总之陛下说过,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外交十分重要。

    所谓外交,就是国家对外交涉,弱小的国家是没有话语权的,只有强大的国家才能得到尊敬。

    大宋周边的小国全来进贡,这代表着国家的强大,而我们要做的是尊重他们,掌控他们,即不是朋友,也不要成为敌人!”

    王纪带着郭浩的嘱托,正在进行着一个前无古人的计划,但这个计划现在还不能暴露,主要是避免辽国的干涉。

    作为当前的大国,大宋要有包容之心,以此来麻痹那些部落,潜移默化中改变他们。

    由于王纪的处理得当,两位使者没有受到不公平的待遇,而历史上没有王纪,段思恭抓了二人,二人回到部落告状。

    回鹘部落首领得知后很生气,派人带着公文到灵州质问,段思恭理亏没有答复,结果几年后回鹘不再进贡。

    有时候一个人,做的一件小事,就可能影响两个国家的关系,郭浩未雨绸缪派来了王纪,这才缓和了两国的关系。

    段思恭虽然犯了错,好在没有造成恶劣结果,郭浩得知这件事后,在旨意中说教了他一番。

    与此同时,郭浩也意识到,既然短时间无法收复周边的国家,外交手段是有必要的,于是下令内阁组建外交部,宗旨就是不能损害大宋的利益。

    又一个新部门出现,大臣们都习以为常,此时还没有外交的概念,还是郭浩亲自解释的。

    “诸位爱卿,所谓外交,通俗来讲就是国与国之间的交流,朋友之间有合作有冲突,国与国之间也是如此。

    虽然大宋周边的国家都很弱小,但是人家既然独立存在,就是一个国家。

    所以我们再不损害大宋利益的前期下,可以与这些国家合作交流,互通有无。

    当然了,一些机密的东西不能流出,可我们大宋地大物博,还是有很多东西可以交易的。

    就拿商业来说,西北缺少粮食、茶叶,而那边的矿物资源十分丰富,你们要多想想……”

    ...(记住本站网址:www.66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