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前承颖铁路

    临夜风凉,从开着的车窗里吹进来,茜色长裙簇起精致的蕾丝,便如风中的花蕊般招摇不定,长发也吹得乱了,却不舍得关上窗子。车窗外是黄昏时分晦暗的风景,一切都像是隔着毛玻璃,朦胧里的原野、房舍、远山一掠而过,隆隆的车轮声因已经听得习惯,反倒不觉得吵闹了。

    喧哗声渐起,尹静琬不由回过头去看包厢的门,跟着出门的长随福叔说道:“大小姐,我出去看看。”福叔办事最持重,这一去却去了很久没回来,给她做伴的明香急了,说:“这个福叔,做事总是拖拖拉拉的,这半晌都不回来。这是在火车上,他难道去看大戏了不成?”尹静琬“哧”地一笑,说:“看大戏也不能撇下咱们啊。”过了一会儿,仍不见福叔回来,尹静琬这才有些着急,她头一次出远门,明香又只是个小女孩子,事事都是福叔在料理。又等了片刻仍不见福叔回来,尹静琬心里害怕出事,对明香道:“咱们去找找福叔吧。”

    她们包着头等车厢里两个包厢,掌车自是殷勤奉承,一见她们出来,马上从过道那头迎上来:“小姐,颖军的人正在查车呢,您还是先回包厢里去吧。”明香撅着嘴说:“自从火车出了暨原城,他们就查来查去,梳子一样梳了七八遍,就算是只虱子也早叫他们给捏出来了,还查什么查啊?”尹静琬怕生事端,说:“明香,少在这里多嘴。”那掌车的笑道:“总不过是查什么要犯吧,听说三等车厢里都查了十来遍了,一个一个拉出来看,也没将人找出来。”明香“哎呀”了一声,说:“赶情是找人啊,我还以为找什么金子宝贝呢。”

    那掌车的说漏了嘴,也就赔笑说下去:“也只是猜他们在找人罢了——这样的事谁知道呢。”尹静琬对明香说:“那咱们还是回去吧。”又对掌车的说,“若见了我们那伙计福叔,叫他快回来。”一边说,一边使个眼色,明香便掏了一块钱给那掌车的,掌车的接在手里,自然喜不自胜,连声答应:“小姐放心。”

    她们回到包厢里,又过了一会儿,福叔才回来,关上包厢的门,这才略显出忧色,对尹静琬压低了声音,说:“大小姐,瞧这情形不对。”尹静琬向明香使个眼色,明香便去守在包厢门口,福叔道:“颖军的人不知在找什么要紧人物,一节一节车厢搜了这么多遍,如今只差这头等车厢没搜了。我看他们的样子,不搜到绝不罢休似的,只怕咱们迟早躲不过。”尹静琬道:“现在还没出颖军的地界,我们有特别派司,应该不会有纰漏,只愿别节外生枝才好。”

    她年纪虽不大,福叔见她冷静自持,也不禁暗暗佩服,听见掌车在过道间摇着铜铃,正是用餐的讯号,便问:“大小姐是去餐车吃饭,还是叫人送进来吃?”尹静琬道:“去餐车吃,在这包厢里闷着,总归要闷出毛病来。”到底年轻,还有点小孩子心性,只坐了一天的火车就觉得闷乏,于是福叔留下看着行李,她和明香先去餐车。

    餐车里其实一样的闷,所有的窗子都只开了一线,因为火车走动,风势甚急,吹得餐桌上的桌布微微扬起,像只无形的手拍着,又重新落下。火车上的菜自然没什么吃头,她从国外留学回来,吃腻了西菜,只就着那甜菜汤,吃了两片饼干,等明香也吃过,另叫了一份去给福叔。明香性子活泼,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前头去了,她一出餐车,忽然见着车厢那头涌进几个人来,当先二人先把住了车厢门,另一人将掌车的叫到一边去说话,剩下的人便目光如箭,向着车厢里四处打量。

    这头等车厢里自然皆是非富即贵,那些人与掌车的还在交涉,尹静琬事不关己,望了一眼便向自己包厢走去,明香去福叔的包厢里送吃的了,她坐下来替自己倒了一杯茶,正拿起书来,忽然听见包厢门被人推开,抬头一瞧,是极英挺的年轻男子,不过二十余岁,见着她歉意地一笑,说:“对不起,我走错包厢了。”

    她见他眉宇明朗,明明是位翩然公子,一个念头还未转完,那人忽然回过头来,问她:“你刚从俄国回来?”她悚然一惊,目光下垂,见那书的封面上自己写着一行俄文,这才微松了一口气,说道:“先生,你搭讪的方法并不高明。”他并没有丝毫窘态,反倒很从容地笑道:“小姐,我也才从俄国回来,所以才想跟你搭讪。”

    她不觉微笑,正要说话,忽听车厢那头大声喧哗起来,她不由起身走至门畔,原来是颖军的那些人与掌车的交涉不拢,两个人将掌车的逼在一旁,其余的人开始一间间搜查起包厢来。她瞧着那些人将些孤身的男客皆请出了包厢,一一搜身,不由心中暗暗吃惊,忽然听到身畔人细微如耳语,却是用俄文说:“Пomoгntemhe(帮助我)。”

    她愕然回过头来,他的眼睛在晕黄的车顶灯下,显得深不可测,黑得如同车窗外的夜色,看不出任何端倪。电光石火的一刹那,她已经明白原来这一路的阵仗都是冲着他来的,他究竟是什么人?她不应该招惹任何麻烦,可是他距她这样近,身上有极淡极淡薄荷烟草的味道,就像是许建彰身上的那种味道,亲切熟悉。查车的人已经近在约三公尺开外,与他们只隔着一个包厢了,她稍一迟疑,他已经轻轻一推,将她携入包厢内。她的心怦怦乱跳,压低声音问:“你是什么人?”

    他竖起了食指,做出噤声的手势,已经有人在大力拍着包厢的门了,他急中生智,往床上一躺,顺势拉她坐在床边,并随手拿起她那本书,她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包厢的门已经被打开了。她霍地站起来,他也像是被吓了一跳,放下书喝问:“干什么的?”

    那些人目不转睛注视着他们二人,她心中便如揣了一面急鼓,他却是十分镇定,任由那帮人打量。那些人凝望了片刻,为首那人道:“你出来。”他知道再也躲不过去,若是眼下一搜身,或是到了下一站被带下车去,只要自己身份暴露,都是在劫难逃,虽然忧心如焚,眼里却没有露出半分来,不动声色地望了尹静琬一眼,缓缓站起来。

    尹静琬心念一转,含笑道:“诸位长官且慢,我们是正经的商人,不知道外子犯了什么事,几位长官要带他去哪里?”一面说,一面将特别通行证取出来,为首那人听说他们是夫妻,脸色稍霁,又将那派司接过去一看,不由露出一丝笑容:“误会,误会,打扰两位了。”缓缓向外退去,目光却依旧狐疑地注视着两人,顺手替他们关上包厢的门,门却虚掩着,留了一线缝隙。

    她背心里早已经是一片冷汗,见势不妙,不知该如何是好,他忽然走过来将她揽入怀中,不等她反应过来,他已经猝然吻上来。她大惊失色,似乎所有的血轰然涌进脑中。这样陌生而灼热的接触,全然未有过的感觉,唇上陌生的热力与气息,她本能地挣扎,却叫他的力道箍得丝毫不能动弹。她从未与男子有着这样亲密的接触,他的气息充斥着一切,如同天罗地网般无可逃避。她觉得自己被卷入飓风中,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看不到,惟一的感觉只是唇上的灼热,与他近乎蛮横的掠夺。他的手臂突然一松,她立刻不假思索一掌掴过去,他手一错已经扣住她的手腕,轻声道:“对不起。”

    她回过头去,见包厢门已经落锁,这才明白过来,只是气愤不过,反手又是一掌,他却毫不躲闪,只听清脆一声,已经狠狠掴在他脸上。她见他初次出手,已经知道自己无论如何打不着他,但没想到他竟没有拦阻自己这第二掌,微微错愕,只见他脸上缓缓浮起指痕,他却只是微笑,说:“谢谢你。”

    她哼了一声,说道:“算你运气好,我正巧有门路,拿着派司在手,才可以打发走那帮人,不然还不被你连累死。”真是鬼迷心窍,才会鬼使神差地帮了他,见他脸上指痕宛然,稍觉过意不去,“喂”了一声,问:“你叫什么名字?”

    他想了一想,说:“我姓陆,陆子建。”她璨然一笑:“这么巧,我姓伍,伍子胥。”

    他知道她明知自己报的是假名,故而这样调侃,当下只是微微一笑,说:“能与小姐同车,也算是宿缘不浅。虽大恩不言谢,但是还请教小姐府上,改日再去登门拜谢。”她见他眉宇间隐有忧色,说:“算啦,你虽冒犯了我,也是不得已,我也狠狠打了你一掌,咱们也算扯平了。”她年纪虽小,心性倒是豁达爽朗,他微一迟疑,便不再追问。她看了看车窗外明灭的灯光,说:“挨过这半夜,等出了颖军的地界,我猜你就没事了。”他见她如此聪明灵透,嘴角微动,欲语又止,她却又猜到他的心思:“我反正已经吃了天大的亏,不如吃亏到底,送佛送到西,好教你一辈子记着我这天大的人情。外面那些人肯定还没走,总得到余家口才肯下车。”她一边说话,一边凝视他的脸色,提到余家口,他的双眉果然微微一蹙,那是承颖二军的交界线,承颖二军这些年来打打停停,这一年半载虽说是停战,但双方皆在余家口驻有重兵,承军的南大营便驻在离余家口不远的永新城内。

    她叫明香进来陪着自己,明香年纪虽然比她小,却出了好几回远门了,见有陌生人,机灵地并不探问。她们两个挤在一张床上,他就斜倚在对面那张床上闭目养神,车子半夜时分到了余家口,他却并没有下车,她心里暗暗奇怪。她本来大半夜没睡,极是困倦,到了凌晨三四点钟,再也熬不住沉沉睡意,方打了一个盹,恍惚间突然觉得有人走动,勉强睁开眼睛,火车已经停了,只不知道是走到哪个站了,外面却是灯火通明,站台上全是岗哨。她蓦然睁大了眼睛,他已经推开了包厢的门,在门口忽然又回过头来,在黑暗里静静地凝望了片刻。她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一个念头未转完,他已经掉头离去了。

    整列火车的人都睡着了,仿佛只有她独自醒着,四下里一片死寂,只听站台上隐隐约约的说话声、杂沓的脚步声、汽车的引擎声……夹着一种单调的嘀嗒声,过了许久,她才发觉那单调的声音原来是从自己枕畔发出的,怪不得觉得这样近。伸出手去,借着窗中透进站台上明灭的灯光一看,原来是一只精巧的金怀表,细密的表链蜿蜒在枕畔,她握在手中,听那表嘀嗒嘀嗒地走着,沉甸甸的像颗不安分的心,火车已经缓缓启动了。

    晌午时分火车到了季安站,停下加水后却久久不启动,福叔去打听了回来,说:“车站的人说有专列过来,所以要先等着。”好在并没有等多久,专列就过去了。下午终于到了承州,偏偏又不能进站,只能在承州城外的渠江小站停车,尹静琬隐约觉得情势不对,但事已至此,只得随遇而安。乘客从渠江下了车,这里并没有汽车,好在离城不远,有的步行,有的叫了三轮车进城去。

    进了城更觉得事情有异,承州为承军的根本之地,督军行辕便设在此处,城中警备森严,所有的商肆正在上着铺板,汽车来去,人马调动,明明是出了大事了。福叔找了街边商家一问,气吁吁地跑回来告诉尹静琬:“大小姐,出事了,慕容大帅病重,六少赶回来下的令,全城戒严,只怕又要打仗了。”

    尹静琬心中一紧,说:“咱们先找地方住下来再说。”心中隐约觉得不好,承州督军慕容宸的独子慕容沣,承军卫戍与嫡系的部将都称他为“六少”,因他前头有五个姐姐,慕容宸四十岁上才得了这么一个儿子,自然珍爱得跟眼珠子一样,他既然赶了回来,又下令全城戒严,那么慕容宸的病势,定是十分危急了。

    果不其然,第二日一早,承军就通电全国,公布了慕容宸的死讯。原来慕容宸因中风猝死已经四日,因慕容沣南下采办军需,慕容家几位心腹部将忧于时局震动,力主秘不发丧,待慕容沣赶回承州,方才公开治丧。

    尹静琬叫福叔去买了报纸来看过,不由得微有忧色,福叔说:“瞧这样子,还得乱上一阵子,只怕走货不方便。”尹静琬沉吟片刻,说:“再住上两天,既来之,则安之。或者时局能稳下来,也未为可知。”见福叔略有几分不以为然的样子,她便说:“我听说这六少,自幼就在军中长大。那年余家口之变,他正在南大营练兵,竟然亲临险境,最后以少胜多,一个十七岁便做出此等大事来的人,如今必然能够临危不乱。”

    喜欢来不及说我爱你请大家收藏:来不及说我爱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66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