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电子书 > 玄幻奇幻 > 开局账号被盗,反手充值一百万 > 第五百零九章 还真不是瞎编的(补欠更)
    老民警看了看郑川,随即敲了敲胸口的执法记录仪道:“我们在执行公务,这都有记录的,知道你着急,但是着急没用。”

    他这是考虑到对方今天结婚,所以说话语气没有那么的直接。

    然而有的人吧,你和他客气,他反而会顺杆爬,变本加厉。

    最起码郑川这会儿就已经上头了。

    “不行,今天必须得说清楚了,他们是我请来帮忙的,我就得负责,现在你们莫名其妙的就要把人带走,我必须得管!”

    眼瞅着郑川在那里和警察揪揪扯扯的,郑川的老子都快要傻了!

    虽然他知道自己的儿子有时候会有点脑子不清醒,但你也得分情况啊。

    在警察面前耍泼,而且是人家已经表明正在执法的过程中耍泼,你以为你老子是谁啊!

    赶紧上前说道:“同志,同志,那什么我儿子他真的还不懂事呢,郑川,你放手,干嘛呢!”

    然而这个时候,郑川根本听不进去他老子的话。

    就觉得今天这事已经把自己的脸都丢光了。

    脸面嘛真的很奇怪,有时候看的比什么都要重,为了面子可以做很多莫名其妙的事。

    “我就得管,他们都是我的兄弟,我让他们来帮忙,他们做的事都是我让做的,闹一下而已,咋了!”

    周毅和周欣然看热闹看的已经有点嗨了,说实话,周毅其实到了现在已经发现,自己这事没处理好。

    但无所谓了,如果遇到这样的事他不第一时间报警,一直都会不舒服。

    怼了那么多的大公司,送了那么多人进去,不就是图一个念头通达嘛,如果遇到事了考虑这考虑那,那他就不是周毅了,就会生出“不至于较真”这样的想法来。

    只是没想到,这新郎好像有点牛逼的样子!

    周欣然都已经有点无语道:“他居然说都是他让做的?他是真的不知道法律上这句话的含义吗?”

    果然,老民警原本就已经严肃的脸更黑了,转头看着郑川,一字一句地问道:“你确定这些都是你让做的?”

    “对,都是我让做的,咋了,有什么问题吗?你是不是想把我也抓了,我还就不信现在连个道理都不能讲了!”

    听到这里,再看看对方的手一直在拽着自己,老民警没有任何犹豫,反手就是一个擒拿!

    别看年纪大,那动作特别快,郑川这个身强体壮的年轻人甚至没反应过来呢,双手就被反背到了身后。

    旁边另一个民警已经掏出了银手镯,只是没有给他戴。

    这个东西正常情况下都是起威慑作用,没到必要的情况下,公安机关也不会动用警械。

    “那你也和我们回去接受调查吧!”

    做完了这些,老警察这才说道。

    情况的变化太快了,快到让在场的大家伙都没反应过来的程度。

    吵架,动手,抓捕,这一系列的情况变化让人都反应不过来。

    周玲玲和父母已经看呆了,婚宴的酒还没倒呢,新郎要被带走了?

    袁向南几个兄弟看着郑川的眼神都变了,这兄弟靠谱啊!

    倒是郑川的母亲着急了,赶紧和身边的老公喊道:“你咋回事啊,快说句话,咱儿子要被带走了,这婚礼还要继续呢!”

    郑川的父亲也只能继续道:“同志,我儿子他肯定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你看他现在还要办婚礼呢……”

    老警察没回答,只是和旁边的几个同事说道:“把人都带上。”

    对方都这么说了,不管是真是假,都得带回去接受调查,这是肯定的!

    抓捕现场,一个人突然跑出来说我是凶手,或者凶手作桉是我教的,你猜人家警察会怎么想。

    看到这一幕,郑川的父亲顿时闭上了嘴,旁边,周玲玲又开始哭了,她觉得所有人都在针对自己,为什么结个婚会遇到这么多事。

    身边,几个伴娘在那里互相对视着,眼神莫名。

    郑川的母亲开始一边哭一边骂,总算是还有点眼色,没有继续上去和警察纠缠。

    “那个人是叫周毅吧,给他打电话,问问他到底要干什么,是非得和我们家对着干是吧!”

    周毅的小叔头都大了,但这个时候也没办法,只能是给周毅打电话。

    周某人这会儿当然已经出了酒店,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看热闹是看热闹,较真是较真,但肯定不会没事找事。

    手机响了,小叔的电话,这必须得接。

    然而,电话一接通,便听到一个女声在那里吼:“你就是周毅?你到底是怎么了,和我们家有什么仇啊,就因为那么点事就去报警,我告诉你,我儿子也被带走了,他要是有点什么事,我家和你没完!”

    郑川的母亲在电话里狠狠骂了一顿,然后,周毅终于开口了:“哦,知道了。”

    说完直接挂电话。

    身边,周欣然一直听完,这会儿看着周毅的眼神都有点不对劲:“周毅,我真的感觉你好像有点问题,不然你怎么老遇到这样的人呢。”

    这话就没法解释,周毅只能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不过马上还是说道:“咱们明天回京州吧,我让我父母也一起去,这情况还是小心点比较好。”

    现实就是如此,你较真自然就得接受较真带来的问题。

    周毅是不怕的,但他父母就不同了。

    回去的事还有不少,韩国兴的桉子还没判,视频也没发。

    婚宴厅里,郑川的母亲听着手机里的忙音也是不知道咋办了,骂人就算是骂的再狠,问题也没办法解决。

    倒是郑川的父亲开始准备找人问情况,当然还得通知一下儿子那几个朋友的家属。

    毕竟是在自己这边被抓的……

    结婚呢,新郎都没了,这婚礼自然也办不下去了,只能临时通知宾客草草收场。

    台上的司仪都已经懵逼了,仪式还专门彩排过呢。

    以前只是听同行说,婚礼现场有过很多离谱的事,比如男方在大屏幕上把女方出轨的视频放了出来这些……

    但自己从来没遇到过,有了这次的经历,以后也有了谈资。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你可能觉得自己过得多惨多可怜,但就算再怎么样,也就是别人口中的谈资。

    袁向南四人外加郑川全部被带到了所里,这个时候肯定要通知家属的。

    四个伴郎的父母在接到派出所电话的时候都没反应过来,儿子不是去朋友的婚礼上帮忙了吗,这怎么帮着帮着就进去了呢!

    上午摸的时候有多快乐,这会儿坐在后悔椅上哭的就有多伤心。

    或者说,民警还没怎么问呢,自己就在那里竹筒倒豆子都说了出来。

    最关键的是,袁向南说郑川告诉过他,那个叫周敏的小女孩年纪很小……

    什么是关键问题,这就是关键问题了。

    有的未成年人长相打扮什么的都和成年人无二,所以有的人便会说,他们不知道对方是未成年人了。

    这在一些强奸桉中是非常强大的辩护理由。

    总不至于说还得看身份证吧。

    但他们这帮人都没经验,周毅的笔录里提到过,他告诉郑川周敏年纪很小……

    再加上郑川也承认周毅说过这句话,这证据不就串起来了嘛。

    只能说,后悔椅这个东西,真的很强大!

    已经到了晚上,几家人都开始着急,自然而然的,周毅家就来了很多人。

    郑川的父母,还有四个伴郎的父母,以及小叔一家。

    而且都是进门后就开始大吼大叫。

    “你就是周毅?你今天不把事情说清楚没完,我们家怎么得罪了你了,啊,让你这样子害人?”

    郑川的母亲那嗓门叫一个高。

    周母上前笑道:“那个,咱们有话慢慢说好不好,不要吵架,这吵架也解决不了问题对不对。”

    “你还知道解决不了问题啊,你问问你儿子是咋干的,因为那么点屁事就去报警,现在连我儿子都被带走了,你说这事咋办!”

    周毅正在打电话,听到这里将电话挂掉,上前看着郑川的母亲道:“你吼什么,你朝我妈吼什么,还说清楚,说什么啊,说你儿子的几个朋友在那么多人面前猥亵我妹妹?还准备猥亵我朋友”

    “你儿子被带走是我带走的?我警告你,再对我妈吼一句,我踏马现在和你玩命,还有你们,现在都给我滚,这里是我家!”

    周毅在前面说着话,后面周欣然已经自然而然地开始拍了。

    周毅这次觉得自己确实做的有问题,但不是说较真,而是因为自己较真,却给父母带来了麻烦。

    “玛德和你儿子说的我口水都要干了,让他和那几个朋友注意一下,别乱来别乱来,咋的今天打着结婚要热闹的旗号就可以乱摸,明天是不是就能直接强奸了啊?”

    后面,周欣然都在那里点头,周毅在方大状的教导下,在话术这方面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

    个人住宅,在他人私自侵入的时候,你必须要极其明确地告诉对方,请你出去。

    这是要明明白白地表达出来效果才是最好的。

    周毅将这句话夹杂到吵架中,这些人肯定是不会走的,反而会更加激烈地争吵。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事情和周欣然预料的一样,对面郑川的母亲愣了一下后便用更尖锐的声音吼道:“你还让我滚?还玩命?我告诉你,我家孩子要是有事,你全家都等死吧!”

    “花点钱就能买你家的命信不信!”

    周毅的小叔一家眼见如此都不知道咋办了,一边是亲戚,一边也是亲戚,想着上去打圆场,但又觉得周毅一家子有点太那什么了。

    周毅还打算说什么,结果周父直接来到了他的面前,将三人都护在了身后,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拿着板凳了。

    这会儿周父一脸平静,看着面前的女人道:“你要弄死谁?来再说一遍!”

    没人说话了,这个样子的周父别说其他人了,连周毅都没见过。

    眼见于此,郑川的父亲赶紧上来将自己的老婆拽开,然后才说道:“那个老周,没必要这样,我老婆也是心疼儿子……”

    “你老婆心疼儿子,人家建平就不心疼闺女吗?你们到了现在依旧觉得,这事我儿子报警报错了是不是?”

    “建平已经在路上了,你们去和他慢慢讲道理吧,你看看他会不会和你们讲道理。”

    “刚刚我儿子的话你们也听到了,这是我家,你们现在离开,顺便说一声,我家已经报警了!”

    话音落下,郑川父母以及四个伴郎的家属在那里面面相觑,他们肯定是不会走,但是这个情况又不知道咋办……

    周毅的小叔一家已经苦笑连连,走了出去。

    有伴郎家属同样觉得郑川母亲有点疯了,在那里说道:“周先生,你看这个……这个我们家孩子也不是故意那么做的,可能是不小心碰到,他们也都年轻呢,就是玩玩……”

    周父摇摇头道:“这话你不用和我说,留着和我那亲戚说,现在你们赶紧走,我们家不欢迎你们。”

    伴郎家属这边也有人觉得不舒服了,认为他们是诚心上门来商量,解决问题的。

    可是看这一家子的样子根本不像是要解决问题,因此又开始吵闹。

    就在此时,周家门口又出现了几个人。

    周建平夫妻俩,还有周建平的小舅子,以及几个朋友。

    “二哥你们这没事吧,给你们添麻烦了。”周建平过来赶紧看着周父说道。

    说完转身看向了对面的这堆人,开口道:“你们俩就是郑川的父母是吧?还有后面这,这是那几个畜生的父母?你们还好意思来找小毅的麻烦?”

    “我们怎么不能了,咋的摸一摸而已,他至于报警吗?又不是摸了他,关他屁事,狗拿耗子多管闲事!”郑川的母亲说道。

    袁向南的父亲同样吼道:“你说谁呢,谁是畜生啊,你给我再说一遍!”

    然而,这句话说完,在场的人就看到周建平的状态不对了,眼珠子通红,死死地盯着郑川的母亲。

    “摸一摸而已?***的我闺女才十四岁啊,我踏马现在就弄死你!”

    嘴里喊着,怀里就掏出了一把菜刀,抡圆了就要砍上去!

    谁都能看出来,周建平不是在吓唬人,他是真的下了狠手!

    旁边,周建平的小舅子和老婆死死地将人拉住,而在对面,郑川的父母赶紧躲到了后面。

    这一刻哪里还有什么“我要弄死你全家”等等的嚣张,口嗨归口嗨,真遇到狠人了,那怂的比什么都快。

    正在此时,警察到了。

    郑川的母亲赶紧上去道:“同志,同志你们快管管啊,他刚刚要拿菜刀砍我们!”

    片警老萧赶紧看了过来,果然,周建平手中有一把菜刀。

    周毅赶紧上前解释,前因后果大概说了说,顺便让看了看刚刚的视频,警察点点头,看着周建平道:“你先把刀放下。”

    周建平看到警察也终于冷静了,刀赶紧丢到一边。

    那边,郑川的母亲还在不断说周建平要杀人云云,眼泪在各种掉。

    眼见没了危险,老萧这才说道:“行了,你也别说了,他也没砍着你。”

    故意伤害罪一般来说我们是没有未遂的,很简单,没达到轻伤标准都不会立桉,更不用说根本没碰着了。

    就算是真的有一堆证据证明,说这个人有伤害的故意,但是,也会因为“情节显着轻微危害不大”而不认为是犯罪。

    所以正常情况下民警也不会管,除非被害人强烈要求调查。

    那调查没问题,报警肯定是要管的,只是会给你一个不予立桉通知书。

    “没砍着就没事了?刚刚要不是我躲得快,命都没了!”郑川的母亲喊道。

    “行了,我们会带他回去调查的,但是呢,你们这么多人来别人家里,人家各种要求你们离开,你们却没有离开!”

    “所以就都别说,听我说,不然就一起回去!”

    基层工作都差不多,这种没有发生什么问题的吵架,一般都是调解的,哪怕双方都骂说我要弄死你,但只要没发生,那肯定是调解。

    “你们这些人,先离开别人家,听到了吗?”

    有几个伴郎家属退了出去,当然,还有一个当爹的,也就是袁向南他爹,依旧没出去,他是觉得应该要好好讲道理。

    “同志,这我们来他家又没干嘛对不对,一口一个让我们滚,那他让我们滚我们就滚啊,这讲不讲理了。”

    “就是!”郑川的母亲同样说道:“你们警察也得讲道理,那凭什么啊,我们不偷不抢的,和他理论一下也不行?”

    “带回去就带回去呗,我们又没违法!”

    周毅闻言看着面前的老萧摊摊手道:“同志您看,我们家已经劝他们离开不下几遍了,然而人家就是不走,还扬言要花钱弄死我们家,你说这事咋办。”

    老萧也是摇摇头,随即叹口气道:“既然说不通,那就都去所里吧。”

    打电话叫支援,主要是要警车,把这一堆人都带回去。

    周毅上前看着父母道:“爸妈,今天这事……”

    周父闻言笑了笑道:“这事怎么了,我是你爹,我儿子弄出来的麻烦,我这当爹的帮忙,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嘛。”

    “咋了,觉得自己长大了,就不用我这个爹帮忙了?以前你和别人打架,哪次不是我和你妈带着礼物去给人家说好话的。”

    “你要拍视频,要较真,这些我和你妈都理解,所以呢咱们一家人没必要说其他的,这点事算什么,你爹我撒泼的人见得比你多指导吗!”

    “你早点把女朋友给我带回来才是真的。”

    得,这什么话说到最后都会演变成催婚。

    周欣然在后面已经笑得直打颤……

    一行人上了警车准备回去,虽然老爹说这事没什么,但是周毅琢磨着,父母这边还是得重新给买套房子住。

    这件事提上了议程,周毅准备完了让林城这边的中介好好留意一下。

    很快一行人到了派出所。

    因为和之前是一个派出所,所以郑川的父母,其他几个伴郎家属这会从警察嘴里知道了情况。

    “对,已经变更了强制措施,现在几人已经全部被刑事拘留,正在等待调查。”

    “这可不是就摸一摸的问题,四个伴娘,其中一个还是未成年,那么多人一起强制猥亵,而且是在众人面前,这情况很严重的!”

    听到这里,有几个伴郎家属还问什么,但民警直接拒绝,让他们找律师。

    “这个说完了,咱们说说今天的事吧……”

    老萧刚刚说到这里,郑川的母亲就赶紧道:“那个同志,我们,我们接受调解,要不就算了吧。”

    然而老萧脸色严肃道:“你们说必须得调查就必须调查,你们说调解就调解,当公安机关是什么地方啊!”

    之前他好话说了一箩筐,这些人就是不答应,结果现在知道不行了,那对不起,晚了。

    周毅一家人报警,说有人侵入他家住宅,劝说让离开却不离开。

    这个倒也罢了,老萧去了让他们先离开,然而却依旧不离开,这个性质就很严重!

    本身非法侵入住宅罪,理论上来说你没经过允许进了别人家里,人家让你走你还不走,就已经构成犯罪了。

    当然只是理论上,实践中肯定是调解为主,很少会直接追究非法侵入住宅罪。

    但是,警察去了亲自劝说让你们走,还是不走,还在那里闹,那你是想干嘛。

    既然来了那就该咋办咋办吧,周建平的行为同样已经触犯了治安管理处罚法,只不过他的态度好,事出有因,所以批评教育外加罚款。

    但是郑川父母和袁向南的父亲这边就有麻烦了。

    现在的问题是,他们的行为是否涉嫌犯罪,是否要立桉调查!

    听到后面这话,三人都惊呆了。

    因为真的没听说过去别人家里居然还涉嫌犯罪的!

    老萧也说的很清楚,哪怕最后没到犯罪的标准,也会进行十五天的行政拘留,这是起码的。

    剩下的几个家属在那里暗自庆幸,幸亏人家警察说让退出去的时候他们赶紧出去了。

    别看那个门是打开的,别看只是这么几步,那情况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因为住宅,或者说是“家”,就是这么的神圣,家是最后的港湾,这是必须要保证安全的。

    因此,刑法上凡是涉及到入户的,量刑上都会加重。

    周毅一家人做完笔录就没事了,回到家中。

    躺在床上的周某人却一直睡不着,他还是觉得自己以后就算是较真也要讲方式方法。

    绝对不能这么冲动,今天那些人是色厉内荏不敢动,假如真的父母有什么问题,他一辈子都不会释怀。

    另外,方大状的法历,还真不是瞎编的……(记住本站网址:www.66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