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电子书 > 历史军事 > 黜龙 > 第一百三十四章 猛虎行(5)
    「你们俩什么意思「张行想了一想,先行来问两个「报案人」。

    「柳头领」

    柳周臣小心来言「属下只是军法官,按照律令,头领有过,需要龙头和首席来决断,雄大头领来处置,我需要及时汇报,并听令执行……」

    「是。」张行立即点头,非但没有嘲讽对方怕事推脱,反而认可。「这件事情你能及时上报,就是一等一的军法官了,辛苦你了……大战在即,还有许多事要你忙,且去忙碌……这事有结果了我再让人去寻你做报备。」

    柳周臣赶紧拱手,匆匆而去。

    「此人滑头。」阎庆目送这位同僚出去,似乎有些愤愤。「只管下面不管上面,竟不如张金树,只是问问他而已,还要躲闪。」

    「上面也不是他该管的。「张行淡然来言。「你怎么看「

    「自然也是全凭三哥吩咐,但有一条,就是须速速处置了

    。」阎庆倒也干脆。「吊着肯定不行,谁都不安,反而容易酿出祸事。」

    「确实……去将魏首席跟雄天王请来。」张行想了一想,不置可否。

    阎庆自然无话。

    过了片刻,魏玄定和雄伯南毕至,听完叙述后,魏道士几乎是瞬间失态∶

    「他怎么就管不住那个手呢打仗也没差,平日也听话,一遇到金银便犯浑……你要说他生活奢侈,享受惯了,动辄烙个一丈宽的饼也就认了,他却只爱金银,藏起来不花……图什么啊」

    「你劝过吗「雄伯南也有些无语。

    「自然劝过,我、还有龙头,都跟他说过许多次,龙头跟他说,不贪图小利才能成大事,过河后我也跟他说,如今咱们回了老家,要以身作则,他每次都点头……」魏玄定彻底无奈。「还是穷惯了,自小是个不是生产的无赖性子,贩马后也是黑多于白。」

    「问题是现在该如何处置,大战已经开始了。「张行安静等对方缓过气来,再继续来问。

    「装作不知道,可能会让全军都有些不满,郭敬恪自己心

    里也会犯嘀咕,反而会坏事。「魏玄定坐下来,认真分析。「处置了,从宽,郭敬恪是高兴了,不免会让辛苦锻炼的纪律废掉,咱们也没了威信,那些辛苦维持军纪的营头士气也会受打击从严呢,他跟他那营兵马可能会有说法,接下来也不知道敢不敢用……说不得还有些头领觉得我们对功勋头领过于严苛。」

    「这事麻烦就麻烦在发生的时候……但按照说法,若不是打仗,反而不一定知道这事。」强横如上午对宗师使出从容一击的雄伯南也叹了口气。「做事真难「

    张行点了点头,事情就是这么***。

    当你面对着重大事件或者考验,准备停当,以为自己一方将团结一致迎难而上的时候,却总会临时出现各种各样的意外、不和谐,甚至近乎荒谬的阴差阳错。

    但实际上,笼统来看,这反而是某种常态,也是必须要面对的困难一部分。

    回到眼下,郭敬恪这事,放在其他时候,屁都不是,收了贼赃,去了头领之位,军前效力,正好展示一波张大龙头的执法如山、赏罚分明,黜龙帮能上能下,人事结构比大魏朝健康十倍。

    可是,临到战前,而且是已经事实上交战后的第一晚,晚上还要想着是否夜袭,明天指定要大规模开打,什么事情似乎都有了别的说法。

    「能不能让他趁机诈降使个苦肉计「魏道士想了一会,忽然来问。

    「不行……」雄伯南摇头道。「上次窦立德诈降,赚了张世遇,官军上下耿耿于怀,再遇到投降,怕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处置了居多。「

    「不光是这样,关键是我们本就没有需要诈降的军事计

    划。」张行也摊手。「今日上午的试探来看,薛常雄不是牛督公那种真正的宗师高手,完全可以先顶住,待其疲敝,再行反击……总不能为了诈降而诈降吧」

    「也是。「魏玄定真心觉得烦躁起来。

    「总得选一个。」雄伯南催促了半句。

    「也罢。」张行想了一想,继续来言。「我的意思是一定要处理,而且迅速处理,至于如何处理,要看年前去打坞堡时,其他各营在执行军纪上的程度……如果人人都像他这般藏私,那咱们就从宽,省得一仗不打,倒戈了一半若是大家多还能坚持,他这样的是少数,便去了头领的位置,罚没脏物,让他到队将位子上任用,戴罪立功。」

    「那便是撤了头领的位置戴罪立功了。」魏玄定勉强笑了下。

    「是。」张行干脆来答。「但要魏公多辛苦一下,往各营说清楚……郭敬恪是河北人,又是一开始举义时的资历头领,怕有不少头领会多想……而此类人,魏公应该都熟悉。」

    「我尽量去讲。」魏玄定点头,复又来问。「他那营兵怎么办他本人安置到谁那里要不要撤下来,放到后营」

    」太浪费了。」雄伯南明确反对。「而且太刻意了,反而影响那营兵的军心士气。」

    「魏公去领呢」张行想了一想,给出一本意外答案。

    魏玄定当时一怔,旋即一喜,但复又苦笑「我怕没那个本事。」

    「依旧让郭敬恪在本营中任用,让他指挥调度……借魏公身份压一压的意思。」张行稍作补充。「告诉他,即便是没有奇功,若是中间正常经历了战事,他也只是妥当协助作战,同样可以折军功赎罪,让他事后做个舵主、副舵主,回东境地方上了事。」

    其余两人想了一想,似乎可行,便干脆答应下来。

    随即,张大龙头亲自写了手令,然后雄伯南去叫上柳周臣,与魏玄定一起往郭敬恪营中去了,须臾片刻,郭敬恪又随三人过来请罪,张行也懒得摆好脸色,只是敷衍听完,便让对方去了。

    而处置完此事,张行却又不免叹气。

    其实,事情怎么可能一帆风顺,万事妥当

    就好像郭敬恪这事,算是明面上的,必须要处置,眼下还有个事情,他却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错,魏玄定自回到河北后一直积极过了头,想有所表现和表达,甚至一直有拉拢河北籍头领的小动作,阎庆几次表达了不满,很多头领也私下来找张行进行过表态和反应。

    但张行又能如何呢

    一则,魏道士立场一直很坚定,算是自己人,而且他那个位置也是有名份的,不好拦着二则,就算是要用什么手段压制,也不是现在,因为打仗了呀!

    想着此事,稍作犹豫,张行复又点了几位头领过来,乃是让王叔勇、郝义德二人联兵,去夜间扑打官军大营,尝试袭扰官军,并以张善相接应。

    处置完之后,也不管其他,直接躺下便睡。

    中间贾闰士来回报了一次,告知了「大胜」,再一问,取回了四五十首级,便也颔首,继续翻身来睡。

    翌日一早,起来洗漱完毕,用了饭,径直擂鼓聚将,待众将披挂整齐,汇集中军大营,张大龙头一身布衣,也不戴帽子的,往主位上一坐,却毫无昨晚之谨慎,居然眉飞色舞

    起来∶

    「诸位,昨夜王五郎与郝头领夜袭敌营,敌众二十万,两位却各自只率数百骑突入,斩首五十而归,更吓得敌营惊惶,一夜疲敝,委实胆略惊人当居此战首功」

    众人各自懵了一懵,然后反应过来,纷纷称贺。

    饶是王五郎和郝义德昨晚得了中军嘱咐,此时也不禁怔了一怔,方才勉力拱手来谢,口称惭愧,面上也

    很惭愧的样子。

    其余几个知情的,也无话可说,因为孬好没有夸大了斩首,只能当昨日没有斩获的那几千兵是陪跑了。

    看着二人面薄,张行点到为止,复又来笑「但也有不对路的事情,昨日有司来报,郭敬恪郭头领违背军纪,在攻打坞堡时擅藏财货,我已经跟魏首席、雄天王商量定了,撤去了他的头领位置,贬为队将效用……唯独战事凶危,郭敬恪所领那营兵马需要人统领,只能劳烦魏首席亲自督管了。」

    众人四下去看,果然没看到郭敬恪,便是之前对百骑劫营之事疑惑的,也都各自凛然,继而严肃不语。

    「今日必有战。「张大龙头继续来言,不给大家多想的机会。「而且前几日必然是最难捱的,诸位须谨守军令,进退有度……一句话,大兵团作战,纪律要严明,谁也不要觉得自己

    有什么倚仗更不要指望河北这个局面下兵败了有什么好果子吃,真的兵败了,大河上都是浮冰,也回不去,而且人家好几十万人,豆子岗都能给滤一遍,之前河北官军如何对河北义军的,更是不待说当然,也不要觉得贼众可欺或者贼众可惧,这一战,咱们以逸待劳,工事坚固,只要不犯错,本就有胜算,安心作战便可。」

    徐大郎不在,程大郎带头,纷纷称是。

    而张行说完这一套,营房内一时安静,而想了想,这位大龙头复又认真来讲「我知道,有些话说多了,不免被人嫌弃,但还是要说……我常说,咱们黜龙帮是禀承天下大义,官军是逆天而行,总有人私底下觉得这话是套话,无外乎是立场不同罢了,什么站在我们这里自然是我们是顺,他们是逆,站在他们那边来看,自然他们是顺,我们是逆……但不是这样的「

    话至此处,张行语气陡然一肃,音调也高了起来,甚至隐隐动用真气∶

    「官军眼里只有关陇人,没有东境河北江东人只有凝丹以上的高手和豪强之家,没有贩夫走卒、芸芸众生……

    「但咱们有,咱们都有……咱们黜龙帮里,有河北人、东境人、江淮人、江南人,甚至巴蜀人,而且也有所谓关陇贵种咱们开释官奴、赎买私奴,用农人、用商贩、用地主,

    也用降服的郡丞、县令,便是郡守将军真心来投,咱们也能纳他就连咱们按照法度授田、收取赋税,用的也是大魏的律法

    「朝廷指着咱们起兵说咱们不老老实实在家等死是坏了律法和规矩,殊不知,坏了大局的根本是他们,咱们不过是把事情变回原本该有的样子!

    「什么叫做原本该有的样子就是一个人辛苦种了一年地,就该吃饱饭,一个人辛辛苦苦织了半年的布,就该穿上新衣服,一个人拼了命的活下去,他就该活下去而且谁也不该看不起谁,最起码不应该无缘无故就羞辱其他人,侵犯他人尊严得给人活路,也要给没错的人选路的尊严」

    话至此处,张行左右来看,也不管有几人听进去,几人敷衍,又有几人群情激奋,只是摆手「我知道,这天下天天有人疑我有什么惊天野心,其实我这人就这些出息……这些话,我也让人抄到传单上了,待会各营都有,拿到前线去念,我不管几个人信,几个不信,我一日在黜龙帮做主,就一日要念,就是要告诉天下人,我们才是大义所在,而大魏就是逆天之贼!打仗跟明白道理,没有冲突!」

    说完此话,不待程大郎继续带头,也不管周行范、窦立德这些人眼睛都已经睁的浑圆,张行率先起身,就在座中披了代表了大头领以上身份的白色短氅,然后扶着那柄布裹着的无鞘长剑、挂着腰中罗盘当先走了出来,身后数十员大小

    头领则在魏玄定和雄伯南的带领下纷纷随后,鱼贯而出。

    再过片刻,张行与小一半的头领便转入早已经垒好的高台,升起红底

    的「黜」字大旗,其余头领则纷纷往归各营,各自升起本营本姓旗帜……此营不只是说所领营头的意思,更是独立一营寨的意思……之前黜龙军准备的营垒工事,乃是层层叠叠,宛如棋盘一般的布置,却又不连贯,乃是波浪线凹凸之态,前方凹者无寨之处,便接后方凸着有寨之处,每三者自成正反品字形。

    然后,每头领率一营各据一寨。

    张行所居将台当面,便是三层十五个军寨,十五营三万兵,左右便是工匠、后勤上的布置和准备以及数不清的辅兵,身后则又是类似的几层军寨。

    除此之外,左侧更有般县县城充当一翼侧护。

    也就是李定不在此处,否则必然会笑一句--「结硬寨、打呆仗」。

    当然,张行必然甘之如饴,毫不以耻。

    事到如今,大魏之全盘崩溃已经越来越明显,对于反动实力的集结反扑,其实没必要你死我活,若能保存实力,谨守成功,那即便是不能,官军也必然一次不如一次,义军也必然一回强过一回。

    所以,他张三就是要老三套打天下,也就是演讲、工事和后勤。

    他不信,做好这些事情会没有回报。

    这边方才坐定,见到各军在寨中各自宣讲、整肃,未待片刻,便遥遥可见,相隔不过十数里的官军大营也已经开始大开营门,然后数不清的官军涌了出来,宛如平野洪水一般骇人。

    而官军只在营前稍作整备,便在两翼骑兵的遮护下往黜龙军阵地徐徐而来。

    且说,双方营寨相距非常近,上午时分,很快就到了临战距离,但除了更外围的哨骑战外,却意外没有发生剧烈的冲突与大规模作战。

    因为薛常雄在观察,就好像昨日张行隔着马脸河观察一般。

    「你们觉得哪里是破绽「微风吹来泥土的味道,临时垒起的土坡与杂物堆上,薛常雄勒马立在自己的大旗下看了许久,正色来做征询。

    众人面面相觑,几个儿子想做表现,却都怕说错。

    最后,还是心腹陈斌无奈,开口做了个引子「要属下来说,东北面应该是薄弱处……般县和平昌县两城之间,距离还

    是太远了,或许可以从平昌县那边突破……但也有可能本就是个诱饵,是吸引我们分兵的伎俩,人家只是借平昌县做个特角,并没有全线防守的本意,甚至平昌县也是随时可弃的。」

    「不错。」薛常雄点点头。「咱们时间有限,若是分兵拿下平昌县,反而中了他计策,而且拿下了,也终究要回身啃身前这块骨头……总该试试软硬。「

    「儿子愿为父帅先锋。「老早凑到跟前的老四薛万弼忍不住率先表态。

    「不用。」薛常雄摆手示意。「这个阵势,一军一营之胜负没有用处,便是侥幸拿了一个,也会被迅速夺回……须一举夺得整条阵线,方才算胜了一阵,而要得整条战线,须五营取了三营再大举压上方才妥当……」

    话至此处,薛常雄明显顿了一下,因为他想到了另外一个事情,那就是对方这个营寨壁垒的排列,不光是有利于防守,也很方便撤退,直接撤退是有后方战线左右翼遮护的。

    看来,对方是打定了主意,要熬过这区区十几天的融冰期,然后获得主动权。

    「不管如何,都要硬碰硬。」回过神来,薛常雄反而下定了决心。「此战容不得投机取巧,就是要看大魏还有几分底力而贼军有几分本事传令下去,着薛万弼、王伏贝、王瑜、慕容正言、冯端五将当面过来「

    军令下达,五位中郎将,两人本在主帅身侧,三人在各部之前,此时迅速汇集,只翻身下马,就在旗下拜倒听令。

    「我这人,素来不愿意讲什么空话。」薛常雄见状,

    也不让人起身,只是勒马在旗下,居高临下缓缓来言。「但张行和黜龙贼,委实不是一般贼人,一则他们确实兵强马壮二则此獠惯会用言语、文书蛊惑人心三则……今日见到,方才晓得,这人狡猾归狡猾,军略上也的确不可轻视,他之前平原和乐陵两战,分明是急袭如火的态势,如今却又能用心土木工事、壁垒森严,俨然不动如山,这已经名将之资了。但越是如此,此人和黜龙贼就越是河北之心腹大患,也是诸位与我的心腹大患,不得不除」

    话到此处,薛大将军也和张行之前一样,音调陡然提升起来,并用上了真气鼓荡。

    「你们五人各领本部三千众,与本帅当面去攻后方支援后续自有调度,不管是谁,若有先拔寨者,赏银万两,并奏请圣人,提拔州郡而若谁敢不停指挥,擅退回来,别怪我军法无情「言罢,薛常雄拔出他那柄直刀,遥遥指向前面,奋力一声大吼,同时身上绽开耀眼光辉。「开战」

    如雷的战鼓忽然就震动了整个初春的原野。

    数里外的高台上,已经有过一次类似经验的张行置若罔闻,只是侧着头看远处空中飞过的一群乌鸦,那应该是被鼓

    声惊动逃散的乌鸦……以至于春天来了,它们却自北往南飞。

    -wap..com-到进行查看

    wap.(记住本站网址:www.66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