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电子书 > 武侠仙侠 > 嘉佑嬉事 > 第七十九章 大功(求首订~!)
    朱崇声嘶力竭的怒吼咆哮。

    他做梦也没想到,他让人出去击杀熊泰斗,居然是自己年龄最小,平日里最受宠的儿子朱?蹦了出去。

    朱?此子,自幼聪颖,有过目不忘之能。

    不要说朱家祖传的吃饭本事,他操持得稳稳当当,从小诗词歌赋、道论文章都写得极好。

    他在武道上的天赋,更是出挑的好。

    六岁修武,十岁培元,在大丞相府无数资源的堆积下,朱?十七岁踏入拓脉境,今年刚刚二十,已经是拓脉六重天的高手。

    他更是在两年前,拜了东神州昊剑宫游历镐京的大剑师为师。

    短短两年,朱?就将昊剑宫的‘养吾剑’修炼到了极高深的境界,虽然是拓脉境的修为,但是凭借剑技秘术,居然能够像开经境的大高手一样,放出剑芒破空杀人!

    如此文武双全的天骄俊彦,朱崇向来是疼爱到了骨子里,在朱氏的年轻一代人中,朱?的地位,也是稳稳的压过了朱钰一头,是朱氏下一代家主之位有力竞争者。

    熊泰斗何等凶焰。

    眼看朱?跃出,一剑刺向熊泰斗,朱崇心肝骤然一抽,将朱?身边的护卫骂了个狗血淋头,已经在心中裁定了那些护卫满门流放四十万里的严厉惩罚。

    眼看朱?被熊泰斗一拳打得吐血飞起,生死不知,朱崇‘啊呀’一声大吼,眼前一黑,差点没昏倒当场。

    他声嘶力竭的尖叫了一声‘?儿’,顾不得堂堂大丞相之尊,猛地瞪大眼睛,咬紧牙关,直接从高塔上一跃而下,双手从袖子里拍出,凌空朝着熊泰斗轰了下去。

    “子曰,民,不可不学!”

    朱崇身在半空,大声呵出了他家老祖圣人游走天下六百年,收徒、授业、解惑、传道时,被那些弟子记载下来,如今已经成为文教至高经典、至高教义的名言。

    ‘民、不可不学’。

    这一句话,蕴藏了莫名的力量,正把玩着铁弹子放声狂笑的熊泰斗只觉脑海微微发晕,他下意识的就要整理衣冠,放下凶器,向高空扑下来的朱崇行礼跪拜。

    下一瞬间,一股凶煞之气从心头涌出,冲散了朱崇带给自己的古怪感觉。

    熊泰斗大声问候了朱崇的母亲一句,右手十几颗铁弹子激射,撕开空气,激荡震波,一团团白色气爆轰出,铁弹子超出音速,朝着当空落下的朱崇胸膛轰去。

    朱崇双眼充血,死死盯着熊泰斗。

    “子曰,弟子者,不可忤逆犯上。”

    右手轻轻一挥,朱崇保养得和二八小姑娘一样雪白水嫩的手掌上,一抹荧光缭绕。

    十几颗铁弹子剧烈震荡,距离朱崇的身体还有十几丈距离,就猛地原地倒旋返回,以比来时更快了一倍有余的速度,劈头盖脸的砸向熊泰斗。

    熊泰斗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隔着十几丈远,朱崇的掌力,居然能够让他的铁弹子反弹回来?

    熊泰斗大吼,他同样走的橫炼路子,身法速度是他的缺陷。

    十几颗铁弹子落下,熊泰斗来不及闪避,铁弹子重重打在他的身上,打得他上半身的黄铜甲胄火星四溅,打得他胳膊腿‘铛铛’作响。

    自闯入大丞相府以来,就势如破竹,只有向前,从未后退的熊泰斗,终于被自己发出的铁弹子打得向后倒退了好几步,魁梧的身形踉跄着,黑漆漆的面皮上满是惊愕之色。

    “嘿,嘿,嘿,大胤的武勋,都成了一群大肥猪,反而你们这些‘文教’弟子,一个个武道修为高得离谱……你们,这是要反了天啊!”

    朱崇凌空,一掌按下。

    熊泰斗一拳朝着天空轰出,就听‘嘭’的一声巨响,熊泰斗的身体晃了晃,朱崇则是闷哼一声,身体倒弹三丈多高,轻飘飘的向后飘了十几丈,双足落地,落在了大口吐血的朱?身边。

    朱崇顾不得熊泰斗,他蹲下身,双手急速在朱?身上检视了一番。

    右臂折成了三段,右肩胛骨破裂,右侧肋骨断了三根,落地时,左侧身体着地,被一块假山奇石硌断了左脚脚踝。

    除此之外,五脏六腑都被巨力震荡,有内出血,很严重。

    朱崇面皮泛白,急忙从袖子里取出了一个紫色玉瓶,掏出三颗黄豆大小、辛辣刺鼻的丹丸,迅速塞进了朱?的嘴里。

    高塔之上,白长空等人俯瞰着朱崇的一溜动作。

    白长空轻声道:“丞相修为,果然强大莫测……诸位可知,?公子今夜怎会在此?平日里,?公子可是最不耐烦和我等老朽呱噪的。”

    一众紫袍重臣纷纷摇头。

    他们是来大丞相府看皇城里‘抓鬼’的热闹的,至于朱?为什么会在这里,谁知道呢?

    熊泰斗大笑着,他看着忙着救治宝贝儿子的朱崇,大踏步的冲了过去:“清君侧,杀国贼,身穿紫袍?你就是大国贼!”

    熊泰斗丢下了手上累赘的大麻布袋,急速逼近朱崇。

    高塔中,几名大丞相府的供奉飞身而出,他们手持兵器,相互配合迎向了熊泰斗。

    假山石阶小径中,十几道魁梧的人影冲了出来。

    这些人尽是身高八尺开外的大汉,一个个肌肉虬结,满脸都是凶横的煞气。他们冲上假山山顶,看着高塔中冲出的大丞相府供奉,同时吼了一声‘打’!

    尖锐的破空声响起,数十柄沉重的,特制、加重、加厚的飞刀,每一柄都有三斤多重的重型飞刀,而且是淬了剧毒,带着诡异的蓝绿色幽光的飞刀破空飞去,乱杂杂轰向了这些供奉。

    几名供奉的全部注意力都落在了熊泰斗身上,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在闯入大丞相府的杀手中,居然还有修为如此可怕的高手存在。

    这十几条冲上假山山顶的大汉,单纯他们出手的力道来看,他们的实力就不弱于刚刚开经的大高手。

    这些供奉也仅仅是这样的修为,面对十几个大汉的突兀袭击,他们只能全力自保。

    密集的飞刀席卷而来,几名供奉手忙脚乱的闪避。

    熊泰斗大笑着从几名供奉身边闯了过去,飞起一脚,大脚丫子直踏朱崇的脑袋。

    “管你是谁,给我死来!”熊泰斗狂笑。

    沉闷的波涛声突然响起,而且一下子就在所有人的耳朵边炸开,一时间,就好像有数十条巨龙在耳朵边嘶吼,在兴风作浪,所有人都被震得耳膜嗡嗡作响。

    腾空而起,大脚丫子向前踩踏的熊泰斗身边,三条幽蓝色的水龙急速迫近,带着恐怖的力道,带着凌厉的锋芒,摇头摆尾的绞杀了上来。

    熊泰斗咒骂了一声,他双手向下一拍,掌心上喷出一团气爆,硬生生将庞大的身体强行腾空三尺,三条水龙紧贴着他的身体擦了过去,血水四溅,熊泰斗就连床弩都无法破开的身体,硬生生被撕开了三条浅浅的血口子。

    “暗箭伤人,无耻!”熊泰斗人还在半空,就已经破口大骂。

    “军阵厮杀,哪里有什么无耻不无耻?当本侯是尔等江湖歹人,讲究什么江湖规矩么?”

    卢旲犹如鬼魅一样出现在熊泰斗身边,他每说一个字,就在熊泰斗身上轰上三拳,每一拳都幽蓝色的水波缭绕,蕴藏了无比强横的潜劲。

    一句话说完,卢旲已经在熊泰斗身上连轰了数十拳,沧海劲蓄力的特性轰然爆发,数十拳的力道一拳接一拳、一拳叠加一拳,顷刻间叠加到了极其可怕的程度。

    一声巨响,熊泰斗庞大的身躯被轰飞数十丈,大口吐血的他直接从假山顶上飞出,手脚乱舞的从百丈高的假山上坠落地面。

    熊泰斗人还在半空中,他凄厉的吼声已经响彻四野:“风紧,扯呼,这厮爪子硬的很!”

    刚刚冲上假山山顶,朝着几位供奉投掷了一批飞刀的大汉们打了个激灵,一个个转身就走。

    唯有那些杀手一个个高呼着‘清君侧’的口号,悍不畏死的继续向着假山冲锋。

    但是四下里,苍狼骑已经完成了合围,他们连同三千苍狼坐骑一起,有序不乱的,以极高的效率绞杀这些侵入大丞相府的杀手。

    私下里惨嗥声不绝于耳。

    朱崇双手麻利的为自己的宝贝儿子接骨,百忙中,他抬起头来,死死的盯了一眼卢旲:“天恩侯?杀了那厮,本相欠你一个人情!”

    堂堂大胤朝大丞相,就连‘欠一个人情’这样的话都说了出来,可见朱?挨揍,让他有多么的愤怒,对熊泰斗又有多么的恨之入骨。

    卢旲颔首微笑:“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深吸一口气,卢旲腾空而起,犹如一块大石头,直接跳下了假山。

    ‘叮叮’几声,那是卢旲用佩剑劈砍假山,不断的借力削减下落的冲击力,如此十几次借力后,卢旲落地,朝着刚刚站起身来的熊泰斗杀了过去。

    熊泰斗大口大口的吐着血,他被卢旲重拳从假山顶上砸下来,百忙中也伸手在假山上借力削减了坠落的速度。

    但是,他依旧是摔了一下狠的。

    四周的杀手、苍狼骑、大丞相府的护卫们,都听到了熊泰斗从高处砸落的那一声闷响。

    所以,熊泰斗眼下这模样,伤势很重,很重,不仅是口吐鲜血,鼻子、耳朵里,也不断有血水渗出。

    “朝廷鹰犬。”熊泰斗朝着卢旲怒骂了一声,然后转身,撒开大长腿就逃。

    熊泰斗的身法不怎么样,但是他毕竟力量极大,单纯的直线速度快得吓人。

    就听‘唰’的一声,熊泰斗撞碎了拦路的数十名大丞相府护卫,三两下就冲出了府邸,没入了外面的黑暗中。

    卢旲冷笑一声,循着熊泰斗逃跑的方向就追了上去。

    假山顶上,还能听到朱崇的怒吼声:“谁能杀了那厮,记大功……若是能生擒活捉,本相保你富贵前程!”(记住本站网址:www.66txt.net)